健康

庶女重生攻略1

2019-07-27 18:4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皇上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天下有一种毒,无色无味,甚至不会让人有痛苦,便能像入睡一样安然死去。我想,他们应该也死得很安然!”这次轮到颜丹墨冷笑了。东方少昰心底一颤,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皇上不用怀疑,是我!就是臣妾替您除了他们。”“你、说什么?”这不是东方少昰能想到的结果。颜丹墨却不动声色,只是看着那个压抑着怒气、震惊甚至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煞气的男人。她次违逆了他的意思,用这种极端的方法。“皇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初夏的?”颜丹墨甚至沏了两杯茶,像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说着这个他们夫妻之间存在的问题。东方少昰沉默好半晌,“丹墨,你没有权力处置他们?”颜丹墨却不以为然,“皇上,你变了。你看着他们的眼神很痛苦……臣妾觉得,为夫分忧,这就是分内的事情。既然他们都已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那早一点离开,皇上也可以早一点安心,不是吗?”东方少昰压住怒火,“她是你的妹妹!就因为她可能威胁到你的地位,你就要除掉她吗?母后教给你的可不是嫉妒!”嫉妒?到底是谁在坐在皇位上一直还嫉妒着别人得到的幸福?颜丹墨依然没有情绪,“皇上,安王也是你的亲弟弟。为了初夏,你却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也不是父皇教给你的兄友弟恭!”东方少昰拂袖而去。安王与颜初夏的葬礼仓促而简单,没有现成的陵寝,便停在皇家寺庙开善寺的地宫保存,由众僧侣诵经祈福。这一切都是颜丹墨这个姐姐亲手操办的。东方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东方少倾会这样没了。孙昱熙在他面前哭得死去活来,好歹这个儿子是她一点点拉扯大的,那感情分外深厚一些。就算母子不对盘,可毕竟是血缘亲情,突然这样没了,任谁也受不了这个打击。孙昱熙本是要冲到东方少昰面前一顿撒泼,可被东方少昰那冰冷的眼神一看,吓得不自觉就退了两步。“太后的心情朕能理解,四弟如此想不开,朕也很悲痛。”毫无情绪的话。对外的传言,自然是安王畏罪自杀。“他是你弟弟!”东方少昰何时变得如此冷血绝情了?孙昱熙睁大惊恐的眼睛看着他,满脸的不容置信。东方乾叹息了一声,磕上眼帘,仿佛睡去。诺大的宫殿里,就听见女人的哭泣声。他说过,东方少昰登基,无论内外事,他都不会过问。应该说,从那日东方少昰带着东方少倾进入后殿面对他时,他就知道,这个儿子的意志比任何人都坚定,别人说什么根本左右不了他,除非他自己破除执迷。所以,他一直担心东方少倾会因为那个女人成为东方少昰的执迷点,他已经尽了他为父的力量了。在东方少倾以带兵器擅闯深宫之事获罪时,他本想不了了之,谁知东方少昰直接对他说道:“父皇,您安心养身体,儿子知道如何处置!”结果谁料到他就这样直接将东方少倾禁锢了……而现在……东方乾无力地睁眼看了一眼红肿着眼睛望着她的孙昱熙,淡淡说道:“少昰不比少倾。”只此一句,透着无限凄凉。孙昱熙愣了愣。两个月后,皇后颜丹墨为儿子东方旭举行了抓周礼,满做桌子的珠宝美玉琴棋书画,东方乾还亲自解了玉佩放在桌上,结果小家伙什么也没要,直挺挺地爬到一个香囊处,攥进了手里,嘴里直叫“姨姨姨”。东方乾、东方少昰、孙昱熙和颜丹墨,一起僵住。“姨!”东方旭爬到颜丹墨身边,摇摇晃晃爬起来,搂上了颜丹墨的脖子,兴奋地吐了一个奶泡,又叫了一声“姨”。颜丹墨轻轻抚着小家伙的背,轻声说道:“姨已经不在了……”这话极轻极轻,东方旭听不懂,但其他人都听见了。东方少昰登基半年,后宫只有一个皇后。孙昱熙提议选秀填充后宫,东方少昰只不痛不痒地嗯了一声,这事还得颜丹墨亲自来操持。<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1/31734/">病弱世子,别太宠我!</a>选秀?是呀,哪个皇帝不是后宫三千。颜丹墨没有任何情绪,只用了三个月时间,便将此事办妥了,进宫的无论是人品还是样貌都是她亲自挑选的。尤其挑选了擅闯歌舞和糕点的美人。东方少昰静静地听完颜丹墨的回禀,眼中依然毫无情绪,“你是想弥补朕?”颜丹墨却笑道:“臣妾从来不亏欠陛下什么。”说罢,收起册子告退。美人选定,天,东方少昰就招人侍寝了。颜丹墨守在宫里,看着儿子睡觉,小家伙嘟着嘴,睡得异常香甜。不知道在他心中,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姨”到底有何意义。可没事他总会叫上几声,高兴或者懊恼,都会叫,宫嬷乃娘们常常被他叫得心慌意乱。颜丹墨算着东方少昰离开她的日子,到今日,刚好两百天。两百天不入她的宫门,不问候她的饮食,不听她私下的话语……“翠玉,去请皇上过来一趟,就说本宫有重要的事情。”翠玉有些惊惶的抬头,确保自己没有听错意思,这才应了声是。之前,皇后也有让人去请过皇上,可这位圣上除了小皇子的事情,其他事情根本不会理会,今天的结果不想自明。颜丹墨理所当然地没有等来东方少昰。“皇上在许美人那里下棋……”翠玉更加惊恐万状地看着那位雍容华贵美丽不可方物的皇后娘娘。作为一个奴婢,她是没有任何置喙余地的,可她总是不忍心看到主子伤心难过。而颜丹墨在人前也坚强得仿佛一个没心的人。即便曾经恩爱的男人对她视而不见,她也可以微笑应对。别人或许会认为她根本就不在乎皇上的薄情寡义。只有在这宫里的贴身宫女们才知道皇后人后落寞憔悴的一面。“嗯。许美人口碑不错,希望是表里如一之人才好。本宫要沐浴更衣,你去准备热水吧。”颜丹墨只淡淡说道。翠玉的安慰就这样被堵了回来,仿佛那个人压根就不需要她如此卑微的支持一样。泡了花瓣浴,穿上刚置办的新衣,坐在镜前淡扫娥眉,轻点朱唇,整个人也亮堂清爽起来。翠玉看着终于安心了一些。“娘娘可是要去见皇上?”其实,这位皇后啃向那位人君低头一下,或许就能破镜重圆。颜丹墨对着镜子后面的脸微微一笑,“他是帝王,帝王总会有很多女人。”翠玉的想法被轻易否定。颜丹墨画完妆,挽了她喜欢的流云髻,却没有一点珠钗步摇做点缀,这让她的整个妆容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素雅气质。“翠玉,我想好好睡一觉,如果他来了,告诉他,我想去开善寺。”翠玉很是疑惑,皇上怎么会主动来,再说,去开善寺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娘娘是要去那边诵经?可是,她不是说想睡觉吗?凌晨,一帮宫嬷奶娘被小皇子的哭声叫醒,翠玉怕吵着皇后休息,又小心翼翼地去瞅了一眼,没有任何异样,睡得很安稳。可是辰时到了,皇后依然睡得很安稳。午时过了,小皇子要娘了,她依然安稳地躺着。翠玉陡感不妙,低低唤了两声没醒,一摸,触手尽是冰冷,吓得差点摔在地上,“快、快去请太医!不,不,还有皇上!”东方少昰听说女人病了,只是微微抬眸看了一眼那名内侍,说,他有空会去看她。等处理完朝务,刚获新宠的美人则带着糕点前来,笑容妍妍,可人之极。东方少昰拉她在怀里坐下,又是一顿耽误。皇后的人再请,则被人拦了下来。<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7/7871/">[红楼梦]修真不谈情</a>真等他有空时,已经是晚膳后了。随身的内侍有些看不过去,低了头说道:“昨日皇后娘娘说是有要事与皇上相商,不知道是什么要事呢?”他这只是自言自语,但却是故意要说给东方少昰听的。东方少昰如何不明白,“连你也觉得朕冷落她了?”“娘娘母仪天下,宽容大度,为皇上选美填充后宫更是无怨无悔,事事亲力亲为,奴才听说,娘娘还累病了。只是有些担忧罢了。”“担忧?有什么好担忧的?她只是做了她皇后应该做的事情!再说有那么多宫人内侍伺候着,太医院还常常问诊。真有事,早就传到朕的耳朵里了。”“是是。是奴才多心了。”东方少昰叹了口气,还是转了道,“去看看,免得她再请人来打扰朕。”可到了地方一看,东方少昰傻了眼。外面跪了一地的内侍宫女,远远就听见儿子的哭声,那嗓子早就哭哑了。东方少昰的眉头颤了一下,快步入内,只见孙昱熙抱着东方旭一个劲儿地哄着,眼睛红肿,声音嘶哑,而宫里一样跪满了人,多的还是太医。“怎么回事?”孙昱熙没敢责备这个“儿子”,兀自走开了。为首的太医跪着爬过来禀报,“娘娘……殁了。”东方少昰被这个霹雳劈得全身冰冷,但他依然神色不多,连步子都与平日一般无二。只见他走到床前,看着那个面色如常的女人,伸手轻轻试探了一下她的鼻翼,接着又摸上她的颈动脉……“滚!”这一声本也不大,奈何压抑着千钧力道,将所有人横扫出去。房间里安静了,东方少昰终于闻到了淡淡的檀香味。颜丹墨喜欢用檀香,说是那可以安定心神,让心气平和。事实上,她也平和得让他忽略了她本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东方少昰抚上女人的脸颊,他看得出,女人画了他喜欢的妆容,穿着他喜欢的衣服,静静地躺着,毫无生气。“结果,连你也抛弃朕了吗?”东方少昰将头枕在女人胸前,听着那永远也不会再响起的心跳,“丹墨……”按照颜丹墨的遗言,她的棺材暂时安放在曾经停留了东方少倾和颜初夏的地宫里。东方少昰亲自送去的,这里冰冷昏暗,女人将在这里沉睡到她的陵寝修建完毕。皇后走后,皇帝的变化是很明显的,他每日都会去皇后的寝宫走一圈,抱抱小皇子,即便政务再忙也不会遗漏。而那些新晋的美人们,则再也没有见到她们的皇上。除夕前,东方少昰带着儿子去看望颜丹墨。东方旭一进地宫就“呵呵”笑了起来。东方少昰不由得笑道:“你也想她了吧?”“娘娘……”东方旭抱着东方少昰的脸,十分爽快地在他脸上吧唧了一下。“想见她?”东方少昰捏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转眼看着那副棺材,心底翻腾出一股强烈的*。贴身内侍一见那眼神,吓得汗都出来了,“皇上,千万使不得!”“有何使不得!朕有真龙护体!再说,这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做的棺材,这还不到一个月,这么冷的天,应该无碍。朕只看一眼。”他这些话有些多余,显然,心虚的不止是那些下人。试想谁也无法接受自己女人被虫蛀满的恶心模样,更别说那些腐臭衰败的气味。可东方少昰就是想知道,她孤零零地躺在这里,可还安好。如果真有在天之灵,她会不会恨他。内侍那个瀑布汗呀,只得叫宫嬷接过小皇子。即便没人帮忙,以东方少昰的力量也能将棺盖打开,随着“哄哄”声响,棺材内暴露出来的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屏声静气,只有小皇子兴奋得“呀呀”乱叫。棺盖开得越大,东方少昰的脸色越难看,内侍都要忍不住去提醒他别再看了。可就在此时,东方少昰一把将棺盖推到地上,眼睛里喷出了怒火,嘴里更是恶狠狠地叫了一句,“颜丹墨!你骗朕!”皇后的棺木空了!知情人士全被封了口。<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76/76418/">强狂少</a>东方少昰次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但他却要去捣安王与安王妃的墓。这可如何是好?御林军开赴皇家陵园挖坟,这可是头一遭。而所有人都一头水雾,看这皇上的气势不像是要悼念这位逝去的弟弟,反而像是打算鞭尸!他们手那个抖呀,腿那个软呀,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拿着铲子一点一点地搬泥土,开封口。“他挖开了吗?”颜初夏饶有兴致地听大瞾使臣即李大学士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死后”的事情。东方少倾很不检点地搂着颜初夏的腰,甚至还摸了摸那凸起的肚子。李沫咳嗽了一声,宣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叫停了。可是三天后,皇上就留玉玺出走了。”“他应该找姐姐去了吧。”颜初夏心里酸酸的。当初若不是颜丹墨一力助他们潜逃,他们此刻应该还在大瞾的吃牢饭呢!当然,之前慕寒的准备也十足的充分,不但调动了他手下所有暗卫还将江南船帮和爱格温的远洋船联合起来运作,要不然,他们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迅速逃离大瞾。东方少倾可没忘记李沫远渡重洋的目的,“你此次来,应该不是单纯地为了跟我们叙旧的吧?”“咳咳。”李沫有点心虚,但还是掏出了一道圣旨,“这个你们自己看吧。”东方少倾迅速瞟了一眼,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样子,“劳烦你回去告诉父皇,我本无意于皇位,而且我是逃出大瞾的罪人,更是担不起他的厚爱。况且,现在爱妻即将临盆,我也没时间去理会大瞾事情。”李沫也一副知道答案的模样。东方乾几次三番要置颜初夏于死地,这彻底断了东方少倾对他的感恩之念。要他回心转意,那是不可能的。颜初夏只觉得这个结果很是讽刺,只是摸摸东方少倾的脸颊,转首说道:“沫哥哥,我们已经打算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了。”就在此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仆恭恭敬敬地走进来,抖抖索索地递给东方少倾一张纸,东方少倾看了一眼,从外面叫道:“慕寒,该付房租了!”很快,慕寒冲了进来,看了一下账单,又从外面喊了一声,“剑无羁,牵头牛给爱莎。”李沫听得耳根直颤悠,不自觉地又将这与大瞾无二的园林扫了一眼,这压根就是一个逸竹轩与倚风阁的杂糅体,而且这座宅子还不比王府小。“这宅子?你们租的?”李沫万分不相信,试问在这遥远国度哪里能有大瞾的园林建筑。东方少倾却不以为然,“对了,我让慕寒藏了不少银票在你娘那里。下次让爱格温的远洋船给我把银子稍过来吧,兑换成金子。这边金子好用。这样我就可以将整栋宅子买下来了。你要知道,我有多辛苦,一面要养自己的妻儿,一面还要养十几个男人,唉,贫贱夫妻百事哀呀。你是不可能体会到我的苦楚的。”你完全不用用炫耀得意还幸福的口气如此抱怨好嘛?谁都看得出来你活得很滋润。这宅子是爱格温建的吧,他是你的岳父,你完全可以白吃白住。他的庄园再养十个你绰绰有余!李沫的眉梢颤了颤,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下次了。现在就在港口。如果你们能回去,本是不用如此麻烦的。”“沫哥哥你不是早就料到我们不会回去吗?”颜初夏笑语嫣然。李沫也笑了,看着这个“妹妹”一脸的温馨幸福,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宅子外面,是一片草地,东面不到五百米,便是爱格温的城堡。再远,就是成片的葡萄园,以及成片的牛羊马匹。慕寒在院子里酿葡萄酒,据说他酿的酒,味道还很特别。而剑无羁则带着一队兄弟骑马驰骋在草地上放牧。让李沫不能忍受的是,这些暗卫竟然也打算在这里生根,他们甚至成了远近闻名的斗牛士。多年前,他们谁能想到他们会过上这种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呢?“姐夫竟然会撂下皇位?”颜初夏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东方少昰对天下的责任心是不会容许他这样做的。东方少倾轻轻搂着女人的肩头,“不必担心,他们本就是为那个位置而生养的,迟早是要回去的……”

重庆治疗性病医院
六安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松原白癜风治疗专科医院
阳泉医院治白癜风
玉溪输卵管堵塞花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