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综一言不合就晒船

2019-07-27 01:3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喵喵, 喵喵喵, 喵喵喵, 喵而这在平时完全无关紧要的片刻之差, 却在今天让他与“胜利”失之交臂。(有)?(意)?(思)?(书)?(院)——BOOM!因为就在白兰的攻击即将触及到在距离上其实离他更近的沢田纲吉的同时, 一枚炮|弹肆无忌惮地在他与沢田纲吉之间穿越而过, 在打散了他那充满攻击性的橘色火焰之后,又直直地砸在了他们身后的墙上。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以及浓烈的火|药气味,一阵灰黑烟从炮|弹与墙壁的接触点散开, 瞬间淹没了近的白兰等人。而就在此时,和自己的部下同时行动的舟涧玟也借着浓烟的掩饰,来到了沢田纲吉的身边。“失礼了, 彭格列。”烟雾中舟涧玟也找不到沢田纲吉的手在什么地方,于是她索性直接抓住了对方的前襟, 将他一把从浓烟中拽了出来, 行动之敏捷就连她自己都有些诧异。不得过在短暂的诧异之后, 她也在心中为维内托点了32个赞。如果不是对方恰为及时的攻击直接打散了白兰的火焰, 原本计划着假死的沢田纲吉恐怕真的就要把命送给白兰了。唔……或许也不是。舟涧玟低头瞥了一眼对方的双手, 上面不知道从何时起就佩戴上了那副她颇为熟悉的、或许在其他人眼中也是颇为可笑的毛线手套。就算已经换成彭格列指环版本, 这副X手套本体还是一对毛线手套么?舟涧玟在心中毫不留情的吐槽着。而且到现在还尺寸正好, 难道沢田纲吉的手这十年都没长过?不知道舟涧玟的吐槽, 只发现对方扫了一眼自己的双手的沢田纲吉觉得今天的这场谈判真是诡异到了极点。而将这场原本只会以他的假死而告终的谈判搅和得真·乌烟瘴气的人, 还是以诡异的方式出现在这里、但是看起来无论是和彭格列还是密鲁菲欧雷都毫不相关的两位女性。先出现的那个浑身湿漉漉的、就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而后出来的那个看起来更像是黑手党的小姑娘……沢田纲吉木然地看着前面在浓烟散去之后露出的墙壁, 上面印着一个直径少说也有两米的巨大深坑, 正无声地控诉着方才那一完全称得上是炮击的攻击有多么的猛烈。他突然有些庆幸白兰准备的会议室足够大, 那面遭受炮火摧残的墙壁距离他刚才所在的沙发还有好一段距离,如果这面墙就在他身后的话……那么他现在不仅只是“差不多快聋了”,而是“肯定已经失聪了”。没准还会有更加糟糕的后遗症,比如内脏破裂什么的。现在的小姑娘都已经那么厉害了么?在没有开匣的情况下随手一指都能发出和炮击一般的威力?还是说元气弹已经进化到隐形版本了?“VV,我们准备撤。”不知道就算是十年后版本的,沢田纲吉的吐槽之魂依然没有消失,舟涧玟低声地朝身旁的VV下达着指令。从决定反击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要从正门逃脱,舟涧玟甚至连这个空旷的会议室的正门在哪儿都没有留心过。而现在嘛……看着听到炮击声之后一股脑地朝会议室涌进来的密鲁菲欧雷的成员,已经拽着沢田纲吉回到VV身后的舟涧玟只能表示白兰果然早有埋伏。真不知道原著里沢田纲吉假死之后,他带来谈判的部下究竟是怎么从这重重包围中逃脱的。是白兰有意放水?还是原著里他压根就没有带其他人过来?这还真是个未解之谜呢。舟涧玟扫了眼已经跟着她和沢田纲吉一起跑了过来的狱寺和山本,这两位还算机智的守护者这会儿已经打开了匣兵器,看样子也打算直接动用武力突破重围逃出这个危机四伏的会议室。事到如今,沢田纲吉也知道自己即使想执行原本的“假死”计划恐怕也没有这个机会了。白兰初的游刃有余已经因为接二连三的变故而消失,在银发少女那儿吃了瘪他这会儿正如同一匹饿狼般盯着他们。如同警报一般的超直感正告诉沢田纲吉此时此刻的白兰任何时候都要难对付,而且对方是真心想让他们所有人把命都留在这里。他假死没问题,但是他的同伴们不能命丧于此。至于这个一直到现在还拽着他衣服的女性——虽然她出现的莫名其妙、因为她的缘故他之后的计划都可能出现问题,但不得不承认却对方意外的是一位可以信任的存在。“这位小姐,你先……”可就在他准备询问对方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的时候,维内托仿佛事先就有所预知般打断了沢田纲吉尚未说完的话,“需要从正门突破么,signorina ammiragli。”舟涧玟相信,以维内托的观察力她一定也看见了那些从门口涌进来的白制服;她也相信,以维内托的实力这些杂兵完全不算什么,但是……看着虽然毫发无伤、但是因为维内托的攻击而显得颇为狼狈的白兰:对方白色的头发和同样白皙的脸上因为炮灰而染上了黑色,发型因为炮灰而显得有些凌|乱。毕竟距离刚才的炮|击而产生的爆|炸近的人就是他,就算是玛雷指环的拥有者恐怕也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来恢复。对方的狼狈让舟涧玟不禁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但是这并没有打扰到她的指令。“有劳二位先挡一下”她对已经开匣的狱寺和山本说道,随后朝着维内托下达着第二个指令:“从窗口。”无论舟涧玟的指令听上去有多么的荒唐,但是她忠诚的部下们在得到指令之后都会在时间进行。而从先前每一次的战果来看,舟涧玟的指令就算再荒唐,也永远是正确的。有了狱寺和山本的掩护——或者说即使没有也不要紧,接到了舟涧玟的指令,维内托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转身朝身后的玻璃窗开炮。这个房间的其中一面几乎就是完全由玻璃组成的,这让维内托不禁想起了不久前在指挥所的一幕,但是她很快就击中了注意力按照舟涧玟的指令行事。剧烈的炮弹声完全掩盖了原本就因为接二连三的炮击而产生裂纹的玻璃彻底破碎的声响。“撤撤撤!”因为炮火的缘故,舟涧玟不得不提高了嗓音提醒着其他两位暂时和自己一边的男性,随后拽着从始至终就未松开过的沢田纲吉的衣领就朝窗户跑去。维内托几乎就没有犹豫的在舟涧玟拽着沢田纲吉朝窗口跑去的同时跟了上去,而狱寺与山本也是在一边进行反击一边朝已经破了个口子的窗边挪动。只是彭格列三人组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破口”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大许多。因为是在窗口的缘故,炮击所产生的浓烟消散得要比先前快上许多,也足以让屋内的人看清这个与墙壁上的深坑遥相呼应的“破口”有多大。被舟涧玟拽到由维内托制造出的“逃生口”的旁边,就算是这些年里见多识广的沢田纲吉也不禁吞了下口水。他曾经见识过Xanxus那「愤怒的火焰」的威力,原以为就算是在死气之炎普及的现在也鲜少有人能够达到那样的水准,但是现在看来……果然是有人外有人啊!同样回过神的舟涧玟这下松开了对方的前襟,她才不会说就算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看见白兰把会议室放在那么高的楼层之后,自己还是有些腿软了。本来没恐高症都快有了好嘛!把楼建辣么高你们有考虑过城市规划局的感受嘛!有钱任性的土豪真是太吐艳了!“您先别忙着发呆,彭格列先生。”虽说对于密鲁菲欧雷的土豪行为让舟涧玟有些羡慕嫉妒恨,但是曾经的指挥官身份却还是让她立刻回过了神,舟涧玟轻咳了一下已掩饰自己的失态,但是当她发现沢田纲吉也有些走神之后瞬间就放心了,因为舟涧玟的提醒沢田纲吉也迅速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夸张并且不合时宜,沢田纲吉也轻声地咳了咳,“这位小姐?”他这才想起自己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过他记得白兰刚才有说过,对方似乎是一位中国人?然而舟涧玟却并没有回答他这显而易见的询问,而是绕过了这个问题直奔现在当务之急的主题,“我想亲爱的彭格列先生,您和您的部下一定能够从这个足以填满20个白兰的洞跳下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安全吧?”其实她现在还有些腿软,但是事到如今她也不好改口说再从正门突破了。等等,20个白兰是什么鬼!难道这姑娘把白兰当作什么计量单位了吗?!沢田纲吉一时间只觉得有些槽多无口,他甚至偷瞄了一眼远处一身狼狈并且完全没有参与攻击甚至是指挥的白兰,自从白兰的攻击被打散之后,就一直由从谈判初也站在会议室内的入江正一指挥着密鲁菲欧雷的攻击。而看着对方的表情,沢田纲吉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屋内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对方刚才的那句话。白兰的脸色可真难看。觉得老对头大概是真的受了内伤的沢田纲吉感叹了一句,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也有点幸灾乐祸。但是比起在战场上嘲笑老对手的狼狈,沢田纲吉还是选择等所有人安全之后,在一个人独处时再暗自回味这位密鲁菲欧雷首领的落魄。“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沢田纲吉看了眼身后还在掩护的同伴,“狱寺有带那个匣子么?”因为维内托的那那两记炮击,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密鲁菲欧雷的成员这会儿也有些退缩了,虽然也有匣兵器的存在,但是要对付已经失去了气势的杂鱼对于彭格列两位守护者而言并不算难事,所以山本和狱寺也听到了舟涧玟和沢田纲吉的那段对话。“是的,十代目。”就算不用沢田纲吉明说,狱寺也知道自己的首领询问的是什么,于是他飞快地给出了回答。同样猜到了沢田纲吉询问的是哪个匣子,舟涧玟在得到了狱寺的回答之后也点了点头。“很好,”她扭头看向了自己的部下,“那么你能够「回去」么,VV?”就如同彭格列十代目和他的岚守一般拥有着惊人的默契,维内托也在舟涧玟语焉不详……或者说故意说得隐晦的同时明白了她的意思。那个「回去」不仅仅是让她离开,更是在询问她是否拥有回到指挥所的能力,而答案……“Sì,signorina ammiragli.”——是肯定的。“那么你先回去进行补给吧,”舟涧玟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说道,“辛苦你了,我会在需要的时候呼唤你的。”一直表现得成熟而又凛然的女孩在听见舟涧玟的话之后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紧接着她的身体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如同沢田纲吉等人再熟悉不过的术士一样。“那么我们也准备撤了,彭格列。”舟涧玟对已经进入死气模式的沢田纲吉说道,随后伸手朝那个洞口一指。“You jump, I jump.”“……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就比如她身上这套一直当作常服来穿的西装。舟涧玟稍稍低了下头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服饰,在确认自己好好的穿着本该是被下属熨烫得整齐服帖的西装、而不是光着身子闪亮登场之后,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其实也不怪舟涧玟会在这种情况下产生这种诡异的想法,实在是因为这个屋内的其他人向她投来的目光太过扎眼的缘故,扎眼到让今天一天已经经历了太多变故的舟涧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在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不是还出现了其他的“意外”。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这对于舟涧玟来说,大概是今天的一个消息了。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自己身上这套虽然浸泡在海水中好一会儿、但依旧还好好存在的西装上挪开,舟涧玟再度看向屋内的其他人时,却发现那些人依旧和之前一样,无论敌我全部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一如自己刚刚出现在这里时的那样。即便是没有过去两年的经验,舟涧玟也知道要打破这种尴尬到古怪的沉默,必然需要有一方先开口。而眼下应该先开口来说点什么推动剧情的人,怎么看都该是她才对。请容许她更正一下,应该是她这个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谈判场的、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怎么看都怎么可疑的陌生女人。这一连串的定语让作为使用者本身的舟涧玟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而以她对在场某些人——或者说是某人的认知,对方没有直接朝自己发起攻击,估计是以为她是对手派来的支援部队。至于那个“对手”先生,实际上正准备以自己的假死来展开后续的计划。可正是因为那两人的同台出现,才让作为“熟读剧情的穿越女”的舟涧玟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可能真的是坏事了。如果没处理好的话,那么她的出现恐怕真的要成为世界终结的方式了。她想。这并非是她的狂妄自大,而是在场的某人的确是有那个本事。舟涧玟咬了咬牙,虽然她也希望这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当她看见“对手”先生和他的同伴们的手上、甚至是身上都没有佩戴自己所熟悉的某样饰品之后,还是肯定了自己初的猜想。他不禁开始怀疑那些作为自己的部下、也是作为自己两年多以来的同伴们的存在,如果有她们在的话自己说不定还能够安全地离开这里——甚至还带着某些人一起。但是现在……舟涧玟叹了一声气,右手下意识地抄进了西裤的口袋中,紧接着就摸索到了一件完全在她意料之外却又是她非常熟悉的东西。这是她熟悉到了即使没有拿出来看一眼,也知道究竟是什么的存在。虽然并没有任何的依据,但是舟涧玟却相信这样东西或许能够保护她度过这个难关;而有了底气的她也决定先打破这个僵局,看看事情是否真如自己所猜测的一般。“早上好,各位。”她的目光在自己认识的几人身上转了圈,在发现他们并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中文,而这里……“或者,我应该说Buongiorno才对?”——是意大利。许多年后,每当舟涧玟回忆起这一切的罪恶的开端时,都忍不住狠狠地骂一句:妈的智障。然而此时此刻,她显然并没有这样的机会。自打舟涧玟出现在这里开始,那个在舟涧玟眼中有着毁灭世界的本事的某人就一直按捺着计划被打断的不悦、冷眼旁观着这个能够突破自己家族多重防卫出现在会议室的女人,似乎是想看看她究竟会做些什么。又或者说,这个在他看来是某人的“后招”的女人能够做些什么。只是现在结局已经再显然不过了,在男人看来他的这番等待在他看来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纯粹只是浪费时间罢了。“你是认真的么,沢田纲吉君?”他将视线重新挪回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棕发青年的身上,而他脸上那从这场谈判开始就一直维持着的虚伪笑容,在此时也被凌厉所取代。就算是他,也不喜欢被人用这种可笑的方式所看扁。尤其现在处于劣势的人还不是自己。对方的问题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就算是在这些年里早已摆脱了昔日“废柴”身份、成为一个合格甚至是的黑手党首领的沢田纲吉也有些难以理解。他皱着眉看着对方,虽然他一直都觉得眼前的这个疯子不可理喻,但是从未像现在直观的感受过,“你说什么,白兰?”“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你还真是令我感到失望呢。”白兰有些夸张地叹了一声气,接着随手朝舟涧玟所在的方向比了一下,“我是在问你,这个可笑的中国女人就是你的杀手锏么?”这下无论是被白兰所质问的沢田纲吉,还是被他所无视的舟涧玟都明白了,而取代了困惑的也是震惊与愤怒:“这难道不是你的人吗,白兰!”“谁是可笑的中国女人了,你个混球!”这是比舟涧玟的自我描述显然要刻薄太多的形容,也让舟涧玟觉得自己似乎听见脑内某根神经“吧嗒”一声的断裂了。她甚至顾不上对方是不是还掌握着“能够让世界终结”的力量的Boss,正准备走过去和对方好好理论一番,却不想被一直站在男人身后的护卫给抢先一步拦了下来。

百色研究院治疗白癜风
湖州哪家专科研究院治疗白癜风好
庆阳治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新乡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玉溪检查妇科什么

下一篇:那时喜欢你1

上一篇:先爱后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