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流光漫舞

2019-07-25 21:0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羽儿,你此次回来,不会就是特地是为了带走茶叶吧?”项音纪看着眼前的下人一捆一捆的茶包往马车上搬,出声问道一旁负手而立的白衣男子。∮杂∝志∝虫∮“嗯。”宫凌羽惜字如金,其实他这番回来目的并不如此简单,幻影天冥之中看似一片和谐和睦,但是五大长老之间的云潮暗涌他还是默默看在心里的,此番回来他就是要亲自处理某些事情。顾忌到五大长老曾经是和母上大人一起打拼过的功臣,因此某些事情他还是不和母上大人说的好。自然会有真相告白的那一天,而他绝不会让母亲受到一丝伤害。“呃……。”项音纪此时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未了补充一句:“别把茶叶都拿走了,留些给娘亲啊!”“娘亲,放心好了,羽儿早就留了一部分特定的给母上大人您的!”宫凌羽笑笑道。“那就好,你此番前往冥外之地历练切记要保护好自己。”项音纪终究是关心自家的儿子,叮嘱宫凌羽道。“嗯。”宫凌羽温柔的勾勾嘴角。项音纪伸手摸摸宫凌羽冰凉的发丝,眼圈有点发红,终究还是垂下了手豪气笑笑,大力地拍了拍宫凌羽的手臂,不再说话。宫凌羽给了一个项音纪安心的眼神便拂衣上了马车,项音纪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大声喊了一声:“记得想我啊!”马车里正准备闭目养神的宫凌羽听到此声中气十足的声音,默默咧嘴笑了笑。不多时日,宫凌羽一行人就回到了云府。云府大门前,马车上,他又重新戴上了面具,变回了那个大家口中的“宿寻大人”。宫凌羽抽出一面精致的小铜镜,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嗯,瞳孔眼色还没有变回紫色,看来西隐域的药水还是有点用处的,不知道下一次用到这个药水是什么时候,宫凌羽摸了摸袖中的小白瓶,脸上看不出其他的表情。“来者何人?”云府一个守门的侍卫出声问道。“放肆,这是我们主子宿寻大人。”马车旁的一个侍卫出声呵斥道。“原来是宿寻大人,小人不知,还望大人海涵,小人这就去禀告府中老爷。”云府的那个守卫听罢不卑不亢地说道。“嗯。等下,把子司和离人叫出来,就说宿寻大人回来了。”出声呵斥的那位小厮也不乱找麻烦,叫住准备去通报的守卫说道。“好的。各位爷请稍等。”守卫依旧姿势不改,回答道。吱呀吱呀——云府的大门开了一个缝隙又关上了。留下另外一个守卫与一众马车小厮们两两对望,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不一会儿,守卫打开了大门,身后跟着一身青衣的子司和一身黑衣的离人,子司见到马车便上前问候道:“主子,你您可算回来了!您不在这几天我们可无聊了呢!”“嗯?我在的时候你们觉得很好玩?”宿寻从马车上下来,玩味地看着子司说道。“这……。嘿嘿…”子司抓抓头,表示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好了吧,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离人则一脸冷漠,站在一旁,不言语。“云大人不在府中?”宿寻没看见云珵的身影,疑问道。“云相正巧被皇上召见,此刻并不在府中,云小姐传话过来说,请宿寻大人随意就好。她就出来见客了。”守卫毕恭毕敬地回答道,道清了缘由。“漫儿,这些天可有向你们问起我?”宿寻刚准备踏进门,忽然想起了这件事,脚步一顿,偏头问跟在后面的两个人。“这……”子司与离人对视一眼,子司支吾不敢继续说下去,离人则淡淡出声:“无。”“哼!”宿寻听到这个意料之内的答案后愤然拂袖,而后大步迈开,面色变得冷峻起来。他虽然早就猜测到这个结果,当真的听到了答案,内心还是有很沉重的伤心的感觉。“她现在何处?”宿寻走了一小段路后继续问道。“前些日子还见过她,近一两天都没怎么见到了,估计是在她的书房里。”子司摸摸头,略微思索道。宿寻听罢便直往书房方向。“嗯,你们两人去把那些茶叶安顿好,不要跟着我。”宿寻背对着二人吩咐道,随即大步走开。“唉,主子这是中了爱情的毒了。”子司看了一眼旁边的离人,说道。“嗯。中毒了。”离人抱手而立,附和道。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潮州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鸡西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三明妇科的专科
云浮治疗白癜风到哪儿好
大连什么原因会得外阴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