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玄幻大唐之绝世帝王

2019-07-26 16:1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程处亮惴惴不安的睁开眼,却发现面前一片漆黑,已被一道人影笼罩。∑杂∈志∈虫∑这人正是杨忠,他身上穿着的战甲早就被血肉覆盖,哪里能看出先前的模样。见到杨忠的模样,程处亮禁不住汗毛倒立,却又心生感激。他本想起身道谢,却发现周身酸软无力实在难以挪动分毫。“他娘的废物。”杨忠狠狠地瞪了程处亮一眼,手中长枪施展巧劲将程处亮扶起。一道气劲悄然度入程处亮身躯内,令他满身的疲惫消减了许多。程处亮虽然是纨绔子弟,却也并非不知好歹之辈。他简单整理战甲,向着杨忠恭敬的抱拳道:“杨总管大恩,末将必当忘身以报。”“战场上啰啰嗦嗦像个娘们一样,有这空不如多杀几个沙匪。”杨忠眼角流露出几分笑意,但他旋即一板脸大步前去。这番往前,又是一阵腥风血雨将身上战甲染红几分。15 在来陇右前,李恪已经详细了解过此处一大势力——沙匪的德行。这些人看似是亡命之徒,但每次打仗绝不会忘身奋战。一旦战事稍颓,这些人气势就会大幅度衰减。再加上没有经过正规军队的训练,只要首领身死必定土崩瓦解。杨忠此次作战,秉承的就是李恪对沙匪的认识。一方面没有全部依仗精良的装备,另一方也没有不顾一切同敌人厮杀。而是勇猛与技巧相结合,先求挫败敌人气势,再想着如何斩杀敌酋打散沙匪。表面上是血气之争,实则虚实结合直刺沙匪要害。血肉飞溅间,拓跋成如梦似乎有着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他已经在思索,自己若是率领这些沙匪投降并交代家族的秘密,杨忠是否能留他一条性命。可惜的是,杨忠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唐军各部如猛兽一般在沙匪内部纵横来回,将沙匪杀的七零八落。杨忠手中的大枪如雷霆舞动,枪尖刺透沙匪的胸膛,旋即一晃将数名沙匪高高抛起。紧接着手中长枪一抖,气劲吞吐间这些沙匪炸成齑粉。又是一名沙匪头目猛地厮杀过来,手中长枪笔直的刺向杨忠。顷刻间两人短兵相接,谁知道杨忠陡然变招,刹那间数道气劲纵横。化作一道道无形痕迹,将这沙匪头目剁成数段。杨忠大喝一声,声震如雷,身旁的唐军士兵气势更盛。顷刻间,沙匪各部彻底溃败,唐军汇兵一处瞬间将沙匪的攻势切成无数块。城墙之上,唐军战鼓声持续不断,恍如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借着霞光,人们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的面容,有期待也有对死亡的恐惧。大战爆发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唐军损伤仅有二十八人,而沙匪却只剩下五百多人。这些沙匪何时遭受过这般惨烈的失败?杨忠率领程处亮等纨绔以及归凡宗弟子,一路往剩余的沙匪杀了过来。对方只剩下三百多号人,杨忠已无意让寻常士卒参与剩下的战斗。众将手持长枪、横刀,兵刃翻飞之际恍如雪花漫天,凡经过之处沙匪无不死状凄凉。短时间内,已然摧枯拉朽将沙匪杀的胆气俱丧。拓跋成面色惨白,他已经不敢想象战败后的结果了。“五爷,弟兄们死伤惨重,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名沙匪小头目跌跌撞撞的来到拓跋成面前,带着哭腔道。“走?”拓跋成一脸戾气,望向身后城墙上的唐军。就算是猪都明白,现在撤退也是必死无疑,沙匪之所以是匪,就是只能打打顺风仗而已,如果现在下令撤退,那么分分钟溃败,城墙上的唐军轻轻松松的用神臂弩点名。“事到如今,走是不可能的了……”拓跋成惨笑两声,只觉得天旋地转。“既然这样,那就投降吧……”那名沙匪头目咬牙说道。投降?拓跋成有些发愣,他倒是想过这件事。但仔细想来,还是觉得太天真了。冲击关隘,豢养沙匪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即便他向杨忠投降,也是死路一条。正当拓跋成茫然之际,忽的心头一紧。数名沙匪头目一齐向拓跋成出手,要用拓跋成的项上人头,作为向李恪势力投诚的投名状。“该死的奴才,竟敢欺辱我!”拓跋成禁不住怒吼,他身形一纵,正欲离开。却又有几名沙匪恶狠狠的扑了过来,一个个干脆不要性命将他牢牢抱住。拓跋成心中怒火大盛,虚境圆满实力陡然爆发。刹那间,这些沙匪被炸成了肉末。“王八蛋。”拓跋成暗骂一声,这会那几名沙匪头目已围了上来。这些沙匪头目皆有虚境的实力,虽然远不及拓跋成,但人数稍多也不是拓跋成能抵挡的。“你们都是我拓跋家养的狗,竟然敢背叛我!”拓跋成歇斯底里的大笑,几名沙匪头目对视一眼,低吼一声向着拓跋成扑杀过去。013顷刻间,砂石飞溅刀光夺魂,双方竟是不相上下。所有唐军停止战斗,坐壁上观。荒原上相遇的野狗,不顾一切的撕咬对方,为得只是多一点生存的希望。此刻饿的拓跋成,比荒原上的野狗还要卑贱疯狂。几名沙匪实力终究不及拓跋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全都气力衰竭。拓跋成买了破绽,几名沙匪头目求胜心切,节奏瞬间被打乱。拓跋成反手一刀,血花飙起,几名沙匪头目惨呼一声滚在地上。拓跋成狞笑着拽过一人,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手起刀落一颗大好头颅飞起。呼吸愈发急促,拓跋成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僵硬且诡异。他又是一道捅死一名头目,拎刀向一名沙匪头目走去,晃动之际留下了一连串血迹。这一刻,拓跋成心中竟然涌起一丝快乐,他脚步愈发轻快,先前消耗的体力也似乎回来了。就在长刀即将落下的时刻,城墙上弩弦轻响,上百支弩箭若惊鸿而至。拓跋成身形一僵,只觉得周身一阵撕裂般的痛苦,身躯竟被扯成了无数块血沫。只剩下一柄长刀和一颗瞪大眼睛的头颅落在地上,显得格外茫然。。

达州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丽江好的研究院专治白癜风
石嘴山的专科牛皮癣医院
扬州研究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深圳哪家治盆腔积液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