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心如蛇蝎

2019-07-27 18:1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然这一年战事频繁,但是京师由始至终都未发生激烈战斗。(有)?(意)?(思)?(书)?(院)除了兵马入城时,有一小撮人想趁乱打劫,被姚潜镇压,皇城并没有蒙受太大损失。徐九英一路行来,也觉得景物如旧。得到太后、太妃凤驾将至的消息,陈守逸特意令人重新收拾整理了徐九英的旧居。因此出现在徐太妃面前的殿阁干净整洁,与以前几乎没有分别。因为时间有限,徐九英抵达时,他还未完成所有的准备,仍带着几名宫女,做着的巡查。阻止了宫人通报,徐太妃静静站在门口,对着陈守逸的背景出神。他已换下戎装,穿上了旧日衣饰,就如仍在她身边侍奉时一样。看着他熟捻地吩咐宫人们做事的样子,徐太妃略有三分恍惚。好像这一两年的腥风血雨,只是她的错觉一样。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出现,陈守逸很快转过头来。看清是徐九英后,他低眉片刻,然后露出温和而平静的微笑,上前向她行礼如仪。宫女们也纷纷下拜,跪了一地。徐九英缓缓扫视一圈。在场的这些面孔里有她熟悉的,也有完全陌生的。那些未曾出现的旧人,恐怕是再也找不回来了。怔了一会儿之后,她轻轻咳嗽一声:“都起来罢。”众人站起来。陈守逸向他们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便继续做自己手上的事了。陈守逸回过头,低头叫了一声:“太妃……”徐九英盯了他一阵,面无表情地说了句:“随我来。”终究还是要面对……陈守逸心中轻叹一声,默默跟上。太妃身份贵重,在宫中时总有人前导引路。可是这次却是徐九英走在前面。陈守逸跟在她的身后,不时将目光投注在她的背影上。为了便于行路,她的打扮较为简素:头发简单盘了个髻,两枚银色花簪为饰。雪青上衫,下着紫色长裙,肩上搭一条樱草色的薄纱帔子。陈守逸暗自微笑,经过他多年不厌其烦的提醒,她在配色上几乎不会再出错了。她的步态也是他仔细纠正过的,优美婀娜,却不会过于妖娆。只要她不开口,没人看得出来这本是一个出身低微、缺乏学识的女子。他确实改变了她。可是他很清楚地知道,她并不是他的造物。也许表面上她已脱胎换骨,但是那个人的本质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来没有,也不会改变……一路走到太液池边上,徐九英终于停下了脚步。池畔柳树茂盛,丝绦低垂入水。池面被微风拂起粼粼波光。四下无人,确实是适合说话的地方。陈守逸清了清嗓子,打算主动开口:“上次的事……”可惜才说了几个字,他就被徐九英打断。“永远不会喜欢我这样粗俗自大又无知的女人?”她背对着他,复述他说过的话,语气讽刺又捉狭。陈守逸哀叹,果然还是要翻旧帐。早知会有今日,当初就不该把话说得这样绝。“太妃还记着这句话?”他苦笑着说。“能不记得么?”徐九英回头,脸上似笑非笑,“我还记得有人说过,若是能令一个不喜欢我的人也成了我裙下之臣,然后就怎么样来着?”陈守逸立刻表明立场:“奴婢错了。”徐九英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轻笑一声,伸指在他胸口一戳:“怎么?肯承认我的魅力了?”陈守逸从善如流:“太妃魅力无人能挡。”徐九英似乎还不满意,轻哼一声:“别以为说两句好话我就能放过你。我可是太妃,做这种事有什么后果,你该清楚吧?”陈守逸平静作答:“任凭太妃处置。”他如此坦然,倒叫徐九英不知怎么接话。沉默许久,她才再度开口:“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原本……是不想说出来的,”陈守逸低声,“残破之躯,卑贱之人,并不该再奢望男女之情。太妃若知道奴婢存着这样荒唐的念头,想必也会困扰。这个秘密,奴婢本是打算带到坟墓里去的。可是在香积寺养伤那阵,不知道有多少次,连奴婢自己都觉得撑不过去了。但是一想到太妃,就有了继续坚持的勇气。这大半年,奴婢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太妃。所以重新见到太妃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自私一次……”徐九英听完,久久不语。陈守逸料到她会为难,勉强笑道:“奴婢能让太妃知晓奴婢的心意,于愿已足。还请太妃不要为此事伤神。”“这话可就不对了,”徐九英语气微冷,“说出的话、做过的事,都不可能再收回去。我若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既然知道,就不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对我说出来,难道不是希望我能有所回应?”陈守逸哑口无言。徐九英等了半晌都不见他吭声,只能自己打破沉默:“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那种心思的?”“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奴婢也说不清楚。不过奴婢确认自己的心意,是太妃还是才人的时候。”“才人?”徐九英跳起来。竟然……那么早?她在池畔一块青石上坐下,咬着指甲回想。她当才人的时候,正一门心思地往上爬,全副精力都放在讨先帝喜欢上面。那时的陈守逸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看待这件事?而且……而且他当时还给她出了不少主意。想到这里,她冲口而出:“你有病啊!”什么人会蠢到帮助自己喜欢的人去讨另一个男人的欢心?话出口后,她又开始后悔。陈守逸心眼比针尖还小,听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知道会乱想什么?可是陈守逸竟然听懂了,苦笑着回答:“只要是太妃想要的,奴婢都会努力为太妃实现。”徐九英呆住。太后评论这件事时,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这样的深情厚意,她确实不能再漠视下去。“以你现在的情况……”良久以后,徐九英终于发话,“高升是指日可待的。虽说你资历还浅,但是功劳够大,就算不是现在,过得几年,枢密使、神策中尉都不在话下。你完全可以权倾朝野。而且国朝并不禁止宦官娶妻,之后你也可以像你养父一样,收一堆养子。只要你想,也能成家立业,儿女成群,甚至还能封妻荫子……”陈守逸听着她的话,心慢慢沉了下去。听这意思,太妃应该是打算拒绝他了。他低头苦笑,果然他所求的还是太多了……“但是,”徐九英话锋一转,“你如果想要我回应你的感情,这些权势和荣耀就都与你无关了。”陈守逸猛然抬头。他听见了什么?她说……回应他的感情?“是太后的意思,”徐九英淡淡道,“当然,我不排除她这个建议有别的目的。这次平叛,除了姚潜,就属你功劳,升迁是理所当然的。她本来绝无理由阻拦。但你毕竟是我的人。由你出任要职,必然会削弱她的影响力。现在出了这种事,她正好可以用作借口,阻止你获取高位。”“可是太妃仍然认可太后的意见?”陈守逸接话。徐九英点头:“没错。就算是出自她的私心,我也不能不承认,她的考虑有道理。就像你教我的,无论我多信任你,我也不能完全对你放下防备。你若是手握重权,又与我有极密切的关系,就能轻而易举地打破朝中平衡。我不会允许这么危险的状况发生。”陈守逸低着头,没有应声。“我知道这是很无理的要求,”徐九英续道,“青翟现在还小,但是总会有长大懂事的一天。那时他能不能接受生母与宦官的特殊关系,谁都不敢确定。如果你手中握有权柄,即使他将来不肯接受,你也可以自保。但是相应的,他对你的猜忌也会更深,说不定会连我都一并记恨上。我绝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你想要我的回应,就必须做出选择。”陈守逸还是沉默。这番话恐怕是伤到他了,徐九英想。逼他放弃权力,就是逼他放弃一切自保的手段。将来皇帝若想向他下手,他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不会有。以陈守逸的聪明,哪里会看不出这点?也难怪他会如此犹豫。她移开目光,苦笑着说:“很自私对吧?可我就是这样自私的人呢。青翟以前是,以后也会是我重要的人,我不会让他受到分毫的威胁。如果有一天,要在你们中间做选择,我会选他。”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守逸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她发问:“太妃不在乎吗?”“在乎什么?”徐九英愣住。“奴婢只有一具残缺的躯体……”“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徐九英嗤笑,“如果我选择接受,必然也会接受你的缺陷。接不接受你这个人是我要考虑的事。而你需要考虑的则是我给你的两个选择:前途,还是我?”陈守逸抬头,对她微微一笑。那一刻,流光飞舞,月朗风清。“愿守相思店。”(全文完)

东莞治妇科哪医院好
廊坊专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
双鸭山哪医院治疗妇科
益阳牛皮癣专科
玉溪妇女阴道烧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