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地府招待办全文阅读

2019-07-27 12:0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阮队,从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这个家伙就是那个肇事司机无疑了,你怎么……”狮城刑警大队支队办公室里,平头看着坐在那里翻看卷宗的阮健,欲言又止。  阮健看了他一眼,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按照李健那边提供的车牌号,查找到了车主,又在发过去的照片得到确认之后,让人将车主带了过来,经过一番审讯调查后,完全确证这就是位于盖头镇后塘村路口车祸的那个肇事司机本人。  对方坚称自己并没有撞到过人,不过对于办案经验丰富的刑警们来说,这套说辞每个犯罪嫌疑人都会说,并不稀奇,更没有谁会相信,毕竟证据已经十分充分了,仅凭着个人的一面之词就想要推翻那些确凿的实证,当法律是摆设呢?  但是阮健是相信地,他早在李健那边已经得到了提醒,知道这案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其中有鬼在插手,真情也不是现在能够看到的这样,起码这些有效证据无法体现出鬼怪的存在来。  之后李健也通过电话告诉了他,“有人”已经在那个车主过来的时候看过了,也确定了对方的确曾被鬼附身操纵过,这基本上能够确定这起案件事实上就是那鬼犯下的。  阮健知道那个所谓的“有人”其实就是李健那边的鬼,阮健也不知道李健究竟是如何与他们打交道的,但是看起来他不仅能够和他们正常的沟通,还能够驱使他们去做一些事情。  至于有没有可能是那鬼和车主本身达成了什么协议之类地,又或者里面还有什么内情,这个谁也不知道,但基本都可以推翻,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车主与被害者有什么利害相关,他没有杀人动机,当时亦没有酒驾或者其它会导致自己脑子不清醒的状况,而若是说有意,通过调查来看他也是一个很本分很踏实的人,心理侧写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或许很多很多的东西只是对方的伪装,但阮健有丰富的刑侦经验和毒辣的眼光,他能够看得出这车主的的确确对事情一无所知,他们用各种方式讯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而更是确定了对方有一段记忆的空白期,这也让阮健对于李健所说的事情更加确信了,因为这段时间和李健那边传达过来的讯息也是相吻合的。  不过就算是这些都能够确定下来了,但对于阮健处理这起案子也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反而更让他感觉到为难。  其实这案子如今在所有的手下看来都已经是简洁明了了,却都疑惑为何阮健还压着没有上报结案,可不只是平头一个人。  而这也正是阮健感到头疼甚至棘手的地方,他现在知道真相,确定这位车主的确是冤枉的,起码车祸本身是与他无关的事情,连过失都算不上,但这却没啥用。  这里有点儿像是有人穿着另外一个人的衣服去杀人,总不能以此认为这个人有罪吧?麻烦的地方在于这件案子里是有鬼操控着他的身体去犯罪,而这却是他无法证明的事情。  他在思考着要如何才能够周全的处理好,主要的还是要如何证明那车主的确没有犯案,这很难,真的很难,可知道真相的他又不得不去做。  “你说,我们办案是为了什么?”此时阮健问着,却也没打算从平头那里得到回答。  他刚刚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说要让自己静一静,本来等着结案的一众手下干将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听话地出去了,之后过了很久平头才过来,阮健因为沉浸在自己进退两难的思考中连他敲门都没有听见。  “办案……为了查明真相,为了公平、为了正义,当然也是为了对得起我们的身份,我们是刑警嘛……”虽然不知道阮健怎么突然有此一问,愣了一下之后平头还是立刻就回答着,这几乎是万金油一样的答案。  当然他也的确是这样想的,尽管已经好几年了,但他还没有完全磨灭曾经在警校的热血,也是因为在阮健手底下的缘故,尽管时常会被认为是毛躁却依然会一往无前的去做那些事情,反正出了事情队长也会帮他兜着。  这也是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阮健在此事上的犹疑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阮健不会是那样的人。  “是啊,为了真相,那如果,知道真相,可却不知道该如何证明呢?”  平头失笑道:“不可能吧,只要做了就肯定会留下痕迹,没有完美的犯罪,这可是当初我刚来的时候阮队你教给我的。何况这……这件案子怎么也谈不上完美的犯罪吧?”  阮健强调道:“我说的是如果!”  平头迟疑了,半晌才道:“那得看是什么原因了……”  “什么什么原因?”  “其实我们都知道,有些时候证据都指明的真相未必就是真的真相,因为即便是再丰富的刑侦经验、再周全的探案设施,都有可能出差错,甚至可能一开始的方向就错误了,那就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而关键性证据的缺失,也同样会导致结果的不同,我们能够做到的只不过是在保证调理的情况下,让案情尽量还原出来,哪里有可能真的一定就得到真相?所以……”  “所以?”  “所以如果真的知道真相并且确信的话,其实完全可以不用考虑证据方面的问题了,既然结果注定是错误的,为什么还要去选择什么样的过程?只是这样比较麻烦的是,可能我们就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程序去惩罚罪犯了,甚至可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平头说着说着,却没注意到阮健的眼睛突然大亮起来。  如果说他们办案寻求终真相的目的就是为了去惩治犯罪、同时告慰受害者,那么仅以车祸这件案子来说,根据李健和他所说的那些事情来看,受害者那边已经得到了“宽慰”,真正的罪犯也已经得到了惩处,那么关于这车主的问题,其实也就没有那么复杂了,因为既然反正得到的是错误的结果,那么为何要去管过程如何呢?  他也想出了如何比较恰当处理这件事情,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让车主与被害者家属那边建立联系,如果能够取得那边的谅解的话实在不行可以去求李健那边帮忙,相信可以做到,那么虽然无法做到完全将车主从此事中脱离出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科学、证据不相信鬼怪,他也不可能到处去瞎嚷嚷所谓的真相,那就只能委屈一下对方而通过取得谅解的方式化的减轻对于车主的处置,也是目前来看的结果了。  法理不外乎人情,而真相,能让他无愧于心。  ……  市立医院,张青衣的身体状况虽然已经好了很多,但在医生的建议下仍然要住院观察几天,然后才会被父母接出去。  老两口拗不过这宝贝女儿,也不再提什么一定要返乡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张青衣有孕在身,也实在不方便长途跋涉,所以就算出院了,他们也会在蔡启智留下来的房子里住下。  本来他们担心女儿会睹物思人,但是张青衣之前特意回去过一次,表现得还算平静,两老这个时候都是万事顺着女儿为先,也就不去想那么多了。  不过这房子本身颇为简陋,就算之前有张青衣帮忙操持,但她和蔡启智工作才刚刚起步,生活过得有些紧巴巴地,也没办法多置办些什么东西,何况之前有消息这里在接下来一两年可能面临拆迁,也就更不回去考虑那么多了。  但是张父张母不可能看着女儿继续住着这么简陋的地方,既然不搬出去,那就只能把这里重新整修一下,倒也没有花到多少钱,毕竟实际上也只能是暂住,简单的清理和装饰一下就好了,一切照顾着孕妇的心情。  而此时的张青衣在病床上,抚摸着还没有怎么显怀的肚子,看着父母在身边陪着,一时也有些心疼愧疚道:“爸、妈,到现在还要让你们操心,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张母一脸慈爱的看着女儿,“我们都退休了,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现在就等着抱孙子,不是也挺好。”  张父不善言辞,动了动嘴唇没说什么。  张青衣心思很敏感,知道老两口其实未必心里真的对这孩子有多么的期待,多就是爱屋及乌罢了,不过老人嘛,真等孩子生下来了,不信你们还坐得住。  她笑了笑,正想要说什么,突然听到外面惊叫一声,差点吓了一跳。  张母见此也是立刻担忧道:“老头子,去看看怎么回事儿?青儿别担心,没事地啊,爸妈都在这儿呢。”  张青衣有写哭笑不得,“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张父此时已经走出病房门,看着外面走廊上,却见隔壁的病房那个时常见到的很好脾气的年轻人拖着他儿子要走,十分郁闷的样子,但那原本看着也挺斯文的小孩此时却抱头蹲防,任他怎么拖也不跟着走,还一边在惊惶大叫:“鬼啊、鬼啊、好多鬼……”  

黄冈专治牛皮癣的研究院
南通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吴忠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郑州妇科医院
吉林好一点的美容整形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