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覆云乱煜 第五十四章 第七宝

2019-10-12 19:3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五十四章 第七宝

有种说法叫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还有另外一种与之截然相反的说法叫做盛名之下无虚士,很显然,岁寒三友就可以归类到种之中,而鬼王则可以归类到第二种之中。

天人境界没了什么上境、下境的区别,只是以是否渡劫为标准划分,再看所渡劫难是人劫还是天劫,亦或者是天人劫并至,但不管渡劫与否

,终究还是在同一个境界之中,鬼王能以一己之力屠戮三名同境界高手,足以见得他的天人境界是何等的不俗。

毕竟是有希望踏入逍遥境界的天人境界。

鬼王急速前行,犹若一抹魅影,悄无声息,而徐林则是大步前行,双脚每次落地,地面都好似在剧烈摇晃,片刻功夫,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百丈。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鬼王语气平淡道:“大都督,可知挡我者死?”

徐林洒然笑道:“若能杀得我,那我是当死则死。早闻阁下的斩三尸拔九虫之法,只是无缘得见,今日正好让徐某开开眼界,看看是否真如传说的那般,斩得三尸,得证大道。”

鬼王淡笑道:“人有三尸,尸有三虫,故曰三尸九虫,斩得三尸,可证仙道,这本是道门的生僻法门,只是道宗财大气粗,还有道祖的一气化三清之法,自然看不上这等旁门左道,所以此法才在机缘巧合之下流出道宗。大都督修习武道,已经摸到人仙之法的门槛,开始弃气练体,区区鬼仙之道怕是入不得大都督法眼啊。”

徐林指着鬼王手中的三颗头颅笑道:“不是挡我者死吗?怎的又如此谦虚了?你我也不用费这口水功夫,你若能取我项上人头,尽管来取便是。”

鬼王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说半个字的废话,一袭青衫猎猎作响,双袖一卷,手中三个人头猛地飞起,七窍中不断涌现出幽蓝色火焰,转眼间,这三个天人高手头颅上的血肉便如春雪消融,只剩下三个白森森的头骨。

鬼王弹指有三,三个还燃着幽蓝如鬼火的头骨便猛然朝徐林撞来。徐林握紧双拳,然后挥拳。

轰隆一声,两个骷髅被徐林两拳打碎,炸成漫天蓝色火花,在火花中又有面目狰狞的游魂盘绕。

这等以生人魂魄炼制成型的阴魂是阴毒,若是被侵入体内,则如附骨之疽,极难剔除,只不过以如今徐林半武道半人仙的修为来说,这些阴魂根本进不得他身周三尺之内,单纯以拳劲便可让它们消散无形。

在两个骷髅被打爆之后,还剩一个,却是趁机近到徐林身前,一口咬在徐林的肩甲上。

刹那间蓝焰大盛,沿着骷髅朝徐林身上蔓延开来。

徐林脸上闪过一丝憎恶神色,冷声道:“雕虫小技。”

徐林身上升起一股无形元气,将蓝色火焰隔绝开来,然后探出一臂,五指如钩,扣住咬在自己身上的骷髅头骨,生生捏成粉碎。

下一刻,徐林在地面上重重一踩,地动山摇,脚下地面破碎不堪。

身着玄甲的徐林开始在地面上狂奔,席卷起呼啸风声,百丈距离一闪而过,声至人亦至,徐林的拳头狠狠砸向那一袭青衫。

势可催山岳,在草原决战时,萧煜曾被徐林一拳打入地底十余丈。

鬼王面无表情,任由凌厉罡风砸下,手中飞起一方小印,迎上徐林的一拳。

轰然作响,如山崩地裂。

脚下地面更是层层破碎,泥土纷飞,出现一个十丈方圆的大坑。

鬼王对于自己的阎罗印被徐林一拳击飞,无动于衷,摇身一晃,两名鬼王从他身体中“走出”

其中面目阴森的鬼王手中拖拽着一根黑色铁索,手腕一抖,铁索瞬间变为百余张,如一条黑色孽龙,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巨大弧度,朝徐林当头落下。

另一边面目和善的鬼王却是没了阎罗印,只能是双手握住哭丧棒,一棒横扫徐林腰部。

徐林伸出左掌,迎向那条裹挟雷霆万钧之势落下的铁索,一手扯住,另一便则是伸出右掌,掌心抵住哭丧棒,身形猛然向下一沉。

徐林反手一扯铁索,那面目阴森的鬼王自然抵挡不住徐林半个人仙的巨力,被生生拽起,然后被徐林再一甩铁索,狠狠砸入地下。

铁锁落下,激起一层宛若墙壁形状的烟尘。

紧接着,徐林右手故技重施,将面目和善的鬼王同样甩飞出去。

而就在方才的空档里,鬼王本尊手中的判官笔在虚空中不断写画着什么,一笔落成,七个鲜红的死字浮现,令人望而生畏。

方才那岁寒三友中的梅字老者就是猝不及防之下,只是用剑挡住了五个死字,被另外两个死字打入体内,当场身死道消。

徐林脸色憎恶神色更重,寒声道:“装神弄鬼。”

此刻徐林与鬼王相隔不过十余丈远,一臂抬起,隔空轰出一拳。

鬼王身畔的七个死字连成一线。

又是一次轰然巨响。

七个血红的死字破碎,徐林一拳如滚滚铁骑洪流,长驱直入。

鬼王本尊被徐林一拳打中胸口,双脚深陷地下,如耕地之犁,向后倒滑出去整整三百丈,微风拂过,烟尘散去,显露出一道长达三百丈的深刻沟壑。

鬼王伸出苍白修长的五指,捂住自己的嘴巴,丝丝缕缕的鲜红从指缝间一点点溢出。

他修的是鬼仙之道,重神魂而轻体魄,在体魄上自然无法与徐林这位半人仙相比,而人仙体魄横练,气血旺盛,又将神魂牢牢封锁在体魄之内,免疫绝大多数神魂攻击,所以在逍遥境界之下,鬼仙对阵人仙,有着极大的劣势。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相生又相克,若是徐林面对岁寒三友,八成会被岁寒三友的三才阵困住手脚,陷入苦战,而岁寒三友对上鬼王,以鬼仙之奇诡,三人被鬼王轻松的屠戮,但鬼王面对堂堂正正出手的徐林,却又被徐林死死克制。

鬼王低头看了眼手心的鲜红,缓缓站直身体,伸手一招,两名鬼王飞回,与本尊融为一体。而被徐林打飞的六件法器也是被鬼王气机牵引飞回。

哭丧棒、缚魂锁、摄魄幡、判官笔、生死簿、阎罗印。

还有一宝未出手的青衫鬼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含义莫名的笑容,伸出一指,轻轻一弹,平道:“畜生。”

哭丧棒飞起,凝立半空不动。

鬼王再弹指有二,“饿鬼、地狱。”

摄魄幡和缚魂锁飞入空中,与先前的哭丧棒组成一个半圆。

“修罗,人间,天。”

另外三宝同样飞起,恰好组成一个整圆。

六件法器开始按照这个整圆的轨迹转动,片刻间,便凝成一个光轮,悬浮在鬼王身畔。

鬼王再度恢复方才的宗师从容气度,对徐林微笑说道:“这就是我的第七宝,六道轮回,大都督以为如何?”

徐林默然无语,周身罡气勃发,身上玄甲甲叶簌簌而响。

下一刻,徐林身上的玄甲四散而飞,然后在空中重新组合,变为一把长刀。

以徐林的体魄修为而言,披甲与否已经差别不大,之所以整日里玄甲在身,多半还是因为习惯使然。

徐林伸手握住那柄长刀,本就身材高大的徐林更是气焰逼人,尽显跋扈之色。

能让徐林卸甲不容易,能让他握刀,就更不容易了。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门诊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哪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博士专家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