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锦衣为王

2019-07-27 04:5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佳木对整个大明的重要性,毋庸讳言。。不要说一个李贤,便是一打李贤,也是比不了的。现在的文官集团还脆弱,议院的法理性还没有完备,张佳木仍然是一家独大。从实力到威望,仍是如此。而且,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止是一个权臣,在历朝历代,只有开国帝王才能改变帝国运行的轨迹,重新制订一套大家都遵守的规矩,而张佳木,现在就是一个替大明制定新规矩的人。这样的人,也自是值得整个宫禁都大门洞开,等候着他的到来。一路直入,到得乾清宫正殿前,已经有数十勋戚从殿内出来,不少人脸带泪痕,或是双眼通红。见张佳木过来,小英国公等几个勋戚上前来,彼此也不见礼,只低声道:“这一回怕是拖不过去了。”张佳木也是心中一沉,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当下转回身去,向李成桂令道:“持我令,诏赦锦衣卫狱犯人,除犯十恶者,余皆赦之!”“是!”“还有!“张佳木厉声叫住李成桂,又道:“快年关了,晓谕顺天府地方,京师每家每户,按丁口赐每男酒一斤,肉十斤。款项,由大都督府的总务司出。”李贤虽在一边,但张佳木也不及商量了,皇帝于他,实有大恩。数年前太子被废一事,还不算他亏欠皇帝,但贵妃被逼死,宫中权阉被一扫而空,诛刘用诚,并四卫旗勇军,请立他为大都督,这都是按着皇帝的头做的。对皇帝来说,被臣手这么逼迫,心中凄苦自是难言。而以后重立三省,大权被侵削,军权又在张佳木的手中,皇帝竟是渐渐无事可做了。这心中的苦闷,更是难言。加上贵妃自缢,太子被废的心理上的打击,皇帝的身体迅速跨了下来,可能是肺病的一种,拖到今天,看来是不治了。他这般吩咐,也实在是情绪上的宣泄了。等李成桂要转身的时候,张佳木想了想,终道:“派人回去问公主,要来不要,要来的话,护送她来。”公主是嫁鸡随鸡,太子被废后与宫中几乎不同立场,所以皇帝表面客气,心中不喜,所以连女儿的面也不大愿见了。如今临终,怕是公主也会飞奔来见一面吧。把诸事做完,张佳木才赶至殿前,除掉佩剑,轻轻踏步而入。皇帝住在东暖阁中,张佳木一路过去,内侍和宫女们似乎都知道要有大变,一个个屏息静气,躬下身去。待进了暖阁,却见是皇帝躺在床上,房中灯火通明,两个太医跪在地下,双手撑在地上,却都是垂首不语。至于皇后自然也在,此时却是神色凄然,泪如雨下。皇太子侍立在皇帝身前,亦是一脸的惶恐之色,见张佳木踏步进来,原本的德王,现任的皇太子,竟是身上一抖。“你来了?“皇帝被两个宫人扶了起来,看起来面色红润,说话沉稳有力,竟是没有病的样子。但张佳木知道,越是如此就越发的危险。当下忍不住眼泪,轻声向太医问道:“皇上身子怎么样了?”“…“”明廷之中的太医,委实是废物无用。但张佳木管得了外朝,内廷的事却为了避嫌不好插手太深,于是积弊犹在,遇病只知道用四君子汤一类不管用的汤药来敷衍,好人也拖坏了身子,况且皇帝身体积弱久矣。“没用的废物!“张佳木大怒,恨不得叫人拖出去杀之。“你倒不要怪他们。“皇帝神采奕奕的道:“积弊如此,况且朕是本源病,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皇上请珍重,臣会叫人博选名医,不要这起子废物治,皇上一定会转危为安。”事到如今,张佳木虽是安慰,但也知道无济于事了。“朕必死无疑,时间不多,难道还要听你这些无用的话?”皇帝终于发火,向着张佳木道:“不必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朕叫你来,只是来吩咐身后之事,”“是,皇上请说。”“叫李贤也进来”丶“臣李贤,叩见皇上。”李贤自然也就是在殿外等候丶听得皇帝的话,便是立时进来。皇帝只向李贤点了点头,然后便道:“卿替我拟诏吧。”“是,臣遵旨。”这样说自是要拟遗诏,李贤不敢怠慢,立时便叫人准备笔墨。皇帝却走向着张佳木微微一笑,语气虽虚弱,但却是很清楚的道:“卿应该是三百年一出的人物,怎么现在就降生在我大明?以卿之才,对天下之所为之事,这天子之位,该当是卿的。李贤,写朕旨意,朕百年之后,皇位可不必由皇太子接任,而由张佳木即位为帝,亲藩勋戚,不得复有异议!”声音虽轻,两人却都是悚然而惊。皇帝得意的一笑,看向两人,笑道:“朕没有伏刀斧手……”就算想,也是有心无力。不过,佳木你也不必装作了,难道以你的权势,与帝王何异?”“皇上……”“李贤痛呼一声丶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而张佳木,却唯有沉默不语。“朕这个儿子,才具朕自己知道。佳木自是说过不愿反逆的话,公主进宫时,都和朕说过,朕,全知道……”“皇上既然知道,就该知道臣并无异志。”“你无异志,然则,无其名而有其实……”大明实际就在你的掌控之下,朕心中郁郁,实在是不愿为汉献帝!”张佳木倒没有想到,皇帝心中积郁竟有如此之深!但细细一想,也就不奇怪了。君君臣臣,父父乎乎。不论臣和子做了多少,做的多好,身为君父的人只会觉得理所当然。而臣子能凌驾于君父之上,对君父来说,则是一种不可开解的羞辱!果然,皇帝接着说道:“你没有异志,是朕对你有恩。朕的儿子无你无恩,如果他老实听话,还不失富贵闲散天子,但在你身后,就难说的很了。况且,为天子者,一心想着要权柄操于自己之手,岂愿大权旁落?朕的这个儿子,要是将来和你过不去,你会不会留他一命?”张佳木面色铁青,看向太子,却只能不发一语。如果真有那样的事,他确实是没有办法做眼前的保证。就算皇帝就快死去丶他也不会欺骗对方。“就是这样喽。”皇帝说着如此大事,神色却很轻松,看来,确实也是考虑良久。当下看向张佳木,笑道:“天子就得有天子的做法,佳木,这身黄袍,看来你是穿定了的。”“不,不,臣不会!”“那,又是何苦呃…”皇帝说出了自己心中隐忧,已经是疲惫不堪,他躺了下去,低声道:“亲藩你必定也有后手,你连士伸都要动,更不提我大明各地的亲藩了。朕之诸子,可以削号,减地,撤出王府,只要不失富贵闲人就走了…”你有其实,也自然要居其位,不然朕的一家子,都是笑话……”张佳木听着他的话,却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是好。什么是虚君立宪,这个观点,要如何说的清楚?皇帝却只是顺着自己的意思,继续说着:“朕死后,不要人殉葬,太残忍了!”“是!”张佳木眼中含泪,答应着。“二十七天除服,不要禁止都中百姓宴饮作乐了,一人之死,万人之哀,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酬”“是,往理会得。”“聪要去见列祖列宗了,朕是不肖子孙……“到此时,张佳木亦是无法再听下去,而眼前太子,却走向自己深深揖了下去。便是皇后,也是不敢当自己之面。回想当初南宫岁月,他却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当下索性出得殿来,到乾清宫的平台之上,任凭寒风呼啸,他却是不管不顾,只是站在空旷的平台之上,垂首不语。人生至此,还没有比这个选择更难的了。要如何做?的权力就摆在眼前,凭自己现在的实力,人望,一跃可过。天与不取,是不是太愚了一些?凭自己的能力,彻底掌控大明这艘大船,可以顺畅的航行下去,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在眼前,英国公等人也是知道了皇帝的决定,但适才他进来时,却是无人表示反对。虽然有人面露怒色,但更多的是无奈。显然,他的决定众人会遵从,不会有人做什么反抗的事了。皇冠和龙袍,就在眼前,他却是迷茫了。就在此时,马蹄声得得响起丶一个卫士不顾阻挡,疯狂奔骑而至。在禁宫之中,一路骑马赶至乾清宫门之内,哪怕是张佳木也没有这么做过。“是谁,如此大胆!”他沉下脸去,正是心绪不佳之时,若不是有必要的理由,此人就死定了。“大人,是我。”声音沉稳,但透着掩不住的喜气。“是庄鸣?”来者是派到天津原锦衣卫衙门当指挥的庄鸣,失去一臂,又看厌了宫斗,庄鸣自愿出外镇守。“你来做什么?”张佳木心中一动,问。“回大人“庄鸣虽断了一臂,走上来的步伐却是沉稳无比,一边走,他一边笑,等到了张佳木身前时,却不知道笑了多少声。“快说!”张佳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需要庄小六亲口的解答。“大人,是徐穆尘回来了。”庄鸣止住笑,正色道:“他扪还在下船,徐穆尘叫我来回大人……”他,幸不辱命!”张佳木头脑间一时全是空白。半响过后,才抓住庄鸣胳臂,喝问道:“怎么说?”“他说,恭喜大人,历数年之功,他把大人要的东西,全部带了回来。他说,到了那里才知道,天地之大,还有,大人所要之物,又是何等重要。”“嗯,嗯!”张佳木转着身子,就在原地转来转去,脸上神情简直就有若疯狂。一边的勋戚们哪曾见他如此模样,一个个自是吓的傻了。众人原本还想上前劝进,此时自是远远避开,一个字也不敢说了。“请大人速到天津吧!”庄鸣催道:“我也是见了船上诸物后,才知道天地之大,物产之丰,而我之前,真真是井底之蛙!”“可这里也有要事“……”“大人,有什天津更重要的事?”张佳木一征,微一沉吟。片刻之后,他心中似是去了一块大石,变的透亮无比。他哈哈一笑,抓着庄鸣残臂,道:“辛苦十年,为的就是今天,差点被疯迷了过去。你小子,到底还是你来破我心中魔障!”他看向四周,大喝道:“吾连夜赶去天津,告诉皇上,我不会篡位,永为大明之臣。告诉他,请皇太子封我为王,晋位太师,因为我更大的权柄,我有利在华夏千秋的大事,顾不得大明一家了!告诉他,大明列祖列宗可以血食不绝,自古无不亡之国,但大明可永存千秋,问他,愿不愿拿那劳什子乾纲独断来换!”说完,却是与庄鸣一并而出丶并骑上马,连从人也不及等,马鞭连挥,哈哈大笑声中,却是一路疾驰而出!一瞬之间,整个宫禁,整个大明,俱是在他身后。在场所有人都是目驰神摇,而所有人都是有所明悟:一个新时代已经正式开始了!终于结束了。

固原性病研究院哪好
绵阳专治牛皮癣研究院
乌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中山的医院治牛皮癣
伊春输卵管堵塞看的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