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苍生可逆第19章我叫吕俊上

2020-01-25 13:2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生可逆 第19章:我叫吕俊 上

听到王桢醒来的这个消息,吕俊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刚刚自己在最后探查王桢身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真么异常,所以现在王桢的醒来是必然的,如果是久久没有醒来,那样才会令吕俊感到意外呢。

不过听到王桢醒来以后,吕俊也从树底下站了起来,漫步走进了王桢家的院子,随后便直接走进了屋。

得知王桢醒来后吕俊没什么反应,不代表别人也像他那样。此时,王桢的父母正围在他的床边打听着王桢的身体状况。

“xiǎo桢啊,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的头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的手臂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的腿有没有感觉不合适的?”

“对了,过了这么久了,你的肚子饿不饿啊?你可是连早饭还没有吃呢啊!”

吕俊父子二人一走进屋门,就看到王桢妈妈一边摸着王桢的身子各处,一边不停的发问着。

这时刚刚醒来的王桢显然还是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本来意识有些模糊的他又被他的妈妈问了这么一大通,显然王桢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便愣在了那里。

看着愣愣的王桢,王桢的妈妈更担心了,于是对着自己的丈夫问道“老公啊,你看咱们家xiǎo桢是不是脑子有了什么问题啊,我问他问题他怎么不知道回答啊?”

这时,一直没有插上嘴的王桢爸爸终于开口了,他先是白了一眼自己的妻子,随后略带笑意的説道“不是,xiǎo桢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本来意识就不是很清醒,你还一下子问了这么多的问题,他能反映过来才怪呢。”説完,还对着王桢一抬下巴,很显然是在问王桢自己説的对不对。

通过自己父母二人的对话,王桢也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自己刚刚昏过去了啊。仔细一回忆刚刚的经过,原来刚刚自己实在是扛不住念星叔叔释放出来的威压了,随后便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呼!”王桢长出了一口气,暗道:武者还真是强大啊,单是释放出的那份气势就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恩,我感觉现在神清气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看出了自己母亲的担心,王桢也很快説出来了自己现在的感觉,目的就是为了消除自己母亲的担心与疑虑,同时还挥了挥自己的双臂。

正当王桢説话的时候,吕俊也走了进来,听到了王桢的回答,吕俊diǎn了diǎn头,先是朝着王桢的父母问候了一下“王哥,王嫂。”随后便把头转向了王桢继续説道“怎么?xiǎo桢,感觉还不错?”

听到吕俊的声音,王桢一下子就抬起了头,现在他看向吕俊的目光之中透着一股崇敬的意思,崇敬之中还透着一丝的狂热。

现在的他可是真正的知道了武者的厉害,虽然他知道自己所见识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可是就这么一diǎndiǎn却已经是这个孩子决定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念星叔叔,我的感觉现在很好!”王桢满是激动的説道。

吕俊知道,要想带走王桢,最难过的不是他父母的那一关,最难过的而是王桢这一关,只要王桢想要跟自己修炼,那么吕俊就有多一半的把握把王桢带走,从王桢的表现和回答来看,显然他是很愿意跟自己修行的。

既然王桢这一关已经过了,现在吕俊就要开始摆平王桢的父母二人了。

吕俊此时再次转过头面向了王桢父母二人道“怎样,王哥、王嫂,让王桢跟在我身边修行五年,五年之后,你们看到的绝对是一个健健康康、结结实实的王桢。”

二人也见识到了吕俊的实力,单单是他释放出来的那份威压就不是自己二人所能承受的。

五年,看似时间很长,其实不过也是弹指一挥间。更何况,现在王桢的年纪还xiǎo,五年之后也不过才十三岁,那个时候五年修行结束,王桢要是再去学院学一些知识也不算晚。

王桢的爸爸还在一旁捉摸着什么,就听他的妻子开口了“不行,一走就是五年,我接受不了。再説了,看你今天的表现,xiǎo桢在你的身边能够健康才怪呢。”

听到这样的回答,吕俊有些苦笑不得,原来她还是对自己心存芥蒂啊,自己不过就是对着王桢来了一个xiǎoxiǎo的考验啊,哎,女人啊!吕俊的心底此时在无限的感慨。

听到自己母亲一开口就是这话,王桢有些着急了。在他家里自己母亲説话可是很有分量的,他知道现在自己要是不做什么,恐怕自己就真的去不了了,于是王桢朝着自己的爸爸投去了期待的目光。

王桢爸爸当然知道王桢现在心里想着什么,他其实也是很希望王桢能够跟着吕俊去修行的,毕竟吕俊可是武王的境界啊,虽然五年的时间很长,但是自己还是能够接受的。

刚刚之所以他没有开口,一是想要看一看自己妻子的看法,而是想要知道王桢的想法,现在既然二人的意思他都知道了,于是他便也开口道“其实,我认为,这个决定还是应该交到王桢的手里。”説着,拉了自己的妻子一下,二人同时看向王桢“咱们家王桢也已经八岁了,也是该自己做一些决定的时候了。男人吗,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要靠父母来决定啊。”

听到父亲这么説,王桢自然心里很高兴。可是,他高不高兴的不重要,主要还是要看他妈妈的决定。

此时王桢妈妈听完自己丈夫的表述,随后又看到了一脸喜色的王桢,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在想什么。

在心底里很是挣扎的纠结了一番,看看王桢,又看看自己的丈夫,然后也看看一旁站着的吕俊,最后还把目光头投向了在门口的吕策,此时她也知道,在这个屋子里的人恐怕都是希望王桢能够去的,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要还是在如此的话可就哎,既然如此,那就随他去吧,不就是五年吗。终于,王桢的妈妈diǎn了diǎn头。

虽然她知道,自己一diǎn头也就意味着王桢会离开自己五年,可是她还是略带希望的看向了王桢,即使到了现在她还是希望王桢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

吕俊看到这最后一关也过了,于是立马向王桢发问道“王桢,你想不想跟着我修行,从而成为一名武者?”

“想!”王桢回答的十分干净利落。

本来就知道答案的吕俊又继续问道“修行可是一件很苦的事,也许你吃不饱、穿不暖、没自由。你忍耐的了吗?”

“能!”王桢的回答依旧斩钉截铁一般的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个问题的结果吕俊也可以想到,不过却没有想到是这么干脆,于是便在心底暗道:这xiǎo子,看来是对武者的路充满着希冀与好奇啊,呵呵,希望你能够在见识到真正的苦以后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吧。

“这次一走可就是五年,在这五年之中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所以这五年是不能回家的,你能忍住想家的感觉吗?”这就是吕俊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问道这里,王桢突然愣了一下,随即看向了自己的父母,只见自己的父亲朝着自己微笑的diǎn了diǎn头,而自己的母亲依旧是满脸期望的看着自己。

王桢当然知道现在自己的父母在想些什么了,不过他依旧坚持了自己的决定,一个原因是他想要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选择,怎么説这也是他第一次做自己的选择;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要完成父亲为完成的梦想,成为一名武者,他要证明自己。当然,他也对武者之路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尤其是在见识到了吕俊那强大的实力之后。

“能!”虽然有所迟疑,但是王桢的回答却是三次回答之中最坚定的一次。

吕俊见此情况大笑了一声“哈哈,好孩子!”浑厚的声音久久环绕在众人的耳边没有散去。

“吕策!”吕俊这时叫了一声,一旁的吕策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呼喊便迅速的走了过来抬头看着吕俊。

吕俊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两个孩子很是高兴的摸了摸二人的头,于是便对二人説道“你们两个现在就拜师吧。”

吕俊的一句话令除了吕策之外的三人全部愣了一下:这是要闹那样?

吕策很明白自己的父亲,听到吩咐之后先是一喜,因为这就意味着父亲要开始教授自己一些东西了,于是一下子便跪了下去。

虽然王桢还没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一看到吕策跪了下去,自己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二人跪倒在吕俊面前,异口同声的説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随后便三个响头磕了下去。

“哈哈!”又是一声豪迈的大笑,随后吕俊又开口説道“记住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师父,你们的师父叫吕俊!”

宁阳县妇幼保健院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专家号
癫痫病贵阳哪家医院治的好
台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青岛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