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我的魔法时代45战利品下

2020-01-25 20:27: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45.战利品(下)

库兹一天到晚就是计算着怎么吃,整个营地的男人们还在宿营的这短短时间里,这小子就能逮到足够十几人吃的野味,这让我和果果大为叹服兽族人真是天生的好猎手。我抬头看了下当空骄阳,感觉时间尚早,就招呼库兹过来,将手里的伤药扔给他。

他稳稳地接在手中瞪大了眼睛欢喜地说:“嘉,这是瓶伤药?真是伤药哎!你从哪弄到的?”

“这是咱们俩的战利品,果果姐帮我们俩打扫的战场。看,阿兹,我们这下发财啦!”我单手拖着沉甸甸的钱袋子,用小手指勾开系在袋子口处的细绳,顿时从里面露出几枚银灿灿的钱币,我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银币的撞击声显得格外的清脆。

库兹却没有正眼瞧一眼我手里的钱袋,而是小心的将伤药瓶举到头顶迎着阳光看,只见那瓶中暗红色如鲜血一样的药液激荡在瓶壁上,里面的药水居然好像要沸腾起来,汩汩的翻着水泡,让库兹啧啧称奇。库兹脸上带着兴奋地神色,咧着嘴怎么也止不住笑意,扬起眉头问我:“嘉,你说这东西属于咱们俩的?”

“恩,这瓶伤药很值钱吗?”我有点不明所以地挠挠散乱的头发,问库兹。

库兹脸上笑出一朵花来,向我猛点头说:“这东西稀少得很,一瓶子这种药水能换把上好的铁木弓!”

我很无语,这家伙最近讨论东西价值的时候,总是喜欢用铁木弓做基数,想铁木弓有点着魔了。我瞪他一眼说:“瞧瞧你那点出息,要换咱们怎么也得换把合金弓才行!”

果果姐在一边儿撇了撇嘴,没好气儿地说:“嘉,你知道一把合金弓值多少钱?就连我们团长现在都只是拿这一把强化的铁木弓,你不会指望这钱袋子里面几个银镚儿就能买回来一把合金吧?”

我一时语塞,库兹这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伤药上收回来,想了一下递给我说:“嘉,这东西是咱保命的,咱们帕伊高原上的止血粉效果远不及这小药瓶效果好,有了咱也不能往外卖,你好好收着,指不定那天就能用上。”

我一时颇为无语的指着自己的胳膊对库兹说:“阿兹,要用也是你用吧,我现在连骨头断了自己都能长好,用得着伤药吗?”

库兹一愣才想起来我已经领悟兽族狼人部落的血脉力量‘自愈’,憨憨地傻笑着将伤药塞在挂在腰带上的背包里,顿时干瘪的小背包变得圆鼓鼓的,我有点感叹要是有件像果果姐的魔法腰包,携带东西就方便多了。

钱袋里只有十三枚银币和三十七个铜子儿,我和库兹两个人头顶头蹲在草地上,将钱袋子里的钱数了又数,那些钱依旧没有变多,库兹皱着眉头说:“一把铁木弓在自由市场卖价最少是十五个银镚儿,那也要看运气呢。嘉!咱们的钱不够啊!”

“没事,我这还有几页羊皮纸的关于魔纹法阵的书籍,虽然有点残破,应该能换两个钱吧。哎呦,对了,阿兹,这地上的武器也是咱们的,你那把猎刀不是断掉了吗,这短把的萱花斧子你能拿得动吗?”我指着一旁地上的武器问库兹。

库兹这时候眼睛就有点不够用了,几步跑过去将两把短宣斧拎起来,横削竖劈用起来很是趁手儿,自然那两把短宣斧就交给了他,而最后剩下那把雕刻着铜质花纹的长柄开山斧也交给库兹收起来,装进我们的营帐行李里,商量好经过自由市场或者兽人部落的时候,就拿出来直接换把铁木弓,如果换不到弓那就换成银币。

到了最后剩在我手里的只有一袋子不能花出去的钱,这些钱首要的也是留着给库兹买弓用的,还有一本像是被那矮人战士当成擦屁股纸撕掉了几页的残破魔法书。我像是收藏宝贝一样把它们放进怀里,手又不经意的拍拍腰间悬挂着的皮套子,那里还插着把狼牙匕首。细想起来竟然月余的时间就小有家产,不由得心里暗自很是得意。想到那天晚上命悬一线,也是心有余悸。

看着我们随随便便就把这些东西分得一干二净,而且没有因为分赃不均争执得面红耳赤,果果姐也是面带温和的笑容,她一直没插手我们分战利品,其实就是想锻炼一下我们的心性,却没想到我和库兹根本不分彼此,对我们的做法也觉得很有趣儿,就是将自己用得上的东西留下来,然后倾尽全部财力去购置眼下最需要武器。

果果姐问我和库兹:“你们这么着急买铁木弓是为什么啊?”

对于果果姐,库兹已经将其当做自己人,平时跟这位水系女魔法师说话的时候也不那么拘谨了,库兹奇怪的看着我,那意思是说你怎么没告诉过你姐吗?然后诚实地回答说:“咱们商队再往高原里面走上一段儿,就会进入帕伊高原北部荒原了,每年的十一月份以后对我们兽人来说就是放牧的季节,这时候很多部落都会赶着牲口进入荒原,春季的嫩草根本长不太高,这时候会有魔羚羊群跟牲口们抢草吃,每个部落都会组织大量的猎人进行围猎这些野魔羚羊,到时候难免就能有落单儿的魔羚羊漏出来,我和嘉打算自己单干,也去高原里狩猎魔羚羊去,到时候我们俩就能有最初级的魔兽皮甲——魔羊皮甲。我阿爷也是支持的。”

“还有草药,荒原面积辽阔,生长着大量的低级魔法草药,老师希望我们能够亲手采集一些草要回来,书本上的东西毕竟会语焉不详,描述出来的东西跟实际的有些偏差。兽族的年轻人每年都要经过这样的历练的。”我补充着,然后肯定地说道:“只有铁木弓以上级别的弓箭才能射穿魔羚羊坚韧的皮。”

“原来你们也在计划着进入高原以后狩猎啊,到时候不如跟着我们团,还安全些!”果果姐提议。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首先我和库兹没有古博来马,跟不上他们的速度,若想跟着追风者冒险团就需要跟他们的成员共同骑乘一匹马,我还好说可以乘坐果果姐的马,可谁会载小兽人库兹啊?我和库兹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没怎么交流就同时摇头拒绝。

“先不说这些,你们不是还想要炖肉,这时候还不搭锅灶会不会赶不及?”果果姐对于我们两位的厨艺还是很期待,商队里最近被疯传用兽人部落秘制调料能做出来的绝味菜肴,难得有这么半日偷闲,就开始催促我们赶快开工。

我和库兹几乎是不用商量,就知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跑得飞快,不大功夫就从帐篷里将老库鲁熬药用的铁锅和盆盆罐罐扛过来,而我则是用他那把折断的猎刀将草地挖个坑,捡些足球大小的石块儿垒砌成炉灶,然后拽着果果姐满山谷的捡拾柴火,这些都是我在商队的那些日子里经常干的事儿,果果姐这样的魔法师可从没有捡过柴火,跟在我的后面也是趣味颇浓。

当我们抱着柴火回到垒砌出来的炉灶旁边的时候,竟然发现有几个年轻人围坐在土灶旁有说有笑,他们都穿着精致的皮甲,每人腰间都有配有一把精美的罗马剑,在不远的地方刀剑长枪等武器相互支撑在一起围成个圈,很规矩的摆放着。看着那些武器每把都打磨得光亮,表面还涂着一层淡淡地油脂,看得出都是经过了精心的保养。

他们见到我和果果姐走过来,就停下说笑。一位身穿戴非常考究的魔羚羊皮软甲,内衬蕾丝花边的白丝绸衬衣,腿上套着紧身皮裤,腰间还围着一条纹着精美皮制战裙。脚上穿着又细又长的尖头软皮靴。他的脸长得非常精致,金黄色的头发也被搭理的非常整齐,弯曲着垂到前额,那双蓝眼睛看到果果姐腰带上系着的魔杖,脸上带着微笑向果果姐打个招呼,很绅士地说道:“魔法师阁下,我的名字叫明迁,很荣幸遇见您。这灶台儿是您垒砌的?我和朋友们很喜欢此地美景,现在这借用您的灶台烹饪出美味的烤肉,并备有美酒希望与您共同分享。”

果果姐微微皱眉,眼前的这群年轻人是繁星冒险团的战士,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群**级的战士学徒,在战争学院毕业却没有得到战士工会正式的凭证,也正因如此,这些年轻人才会选择跟随一些冒险团到外面的世界中历练,以突破自己目前的瓶颈,获得战士公会的战士资格凭证,拿着这份凭证参军才会有成为士官的资格。

对于这些在战争学院里的毕业,不仅缺乏野外生存与战斗经验,还在校园里养成了骄奢淫逸的贵族做派得战士学徒们,果果还是蛮反感的,我记得在星湖草原那次狩猎的时候,就有两位系着红围巾的繁星冒险团成员试着跟果果搭讪,吃了闭门羹。

很讨厌他们这种鸠占鹊巢的行为,果果拉着我的手冷着脸,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欢迎他们,希望他们自己能走开。明迁挂着微笑的俊脸慢慢的也冷了下来,讪讪地扫了果果胸前的魔法师徽章,喉结处耸动了一下,嘴角的肌肉微微的牵动着挂起比哭还难看的小脸,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果果面前,臭着脸转身走回去。

围坐在土灶周围的年轻人们正满脸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情,都摆出一副看戏的兴奋模样,见到明迁这样缩回去,没有了好戏可看立刻嘘声一片。我仰着头看着这群冒险团里的年轻人互相簇拥着离开,临走时明迁毒怨的眼神刚好从我的面前溜过。

岷县中医院
山东内分泌与代谢病医院
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泰安牛皮癣医院
江苏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