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潮汐进化第666章

2020-01-26 20:31: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潮汐进化 第666章

围绕着中间的恶魔雕像摆放晶石,能量联通,启动法阵,凯洛特等人就这么站在外围看着,汐流还到处蹿了一圈,帮助凯洛特寻找可能隐藏的其它暗房,结果是一无所获。

恶魔被封印的位置应该就在石头雕像的下方,奥古斯特准备完毕,在法阵前站定,从空间卷轴内取出几个惨白的骷髅头骨,接下来要做的是破除封印,这些骷髅头骨显然是经过特殊改造的,主动飞到法阵的几处节点上空停下,紧接着整个法阵中的能量在奥古斯特的操控下开始对这些头骨进行冲刷。

骷髅头骨的表面在能量的灌注下出现异变,白色的外壳逐渐转化出灰黑色的光泽,邪异的气息在其中孕育,某一刻,头骨嘴巴陡然张开!

黑色的雾气从骷髅头骨的嘴中往外溢出,仅仅只是几秒之中,在外人眼中看上去就像是骷髅头骨中有黑色的液体在往下流淌,径直滴入下方的法阵节点,紧接着往中间的雕像底部汇聚。

“罪恶颅骨,地狱黑雾,侵蚀法阵,看来这个黑棋组织内部能人不少啊,就凭这一手,奥古斯特先生在黑巫术方面的造诣绝对不低,这种程度的组合可不是谁能都搭配出来的!”

马丁说话间眼神透着兴奋,在凯洛特看来这家伙估计也是这方面的行家,有些奇怪的是他在提到黑棋组织时用的语气未免太疏远,什么叫“这个黑棋组织内部”,他不也是黑棋里的人吗?

联想到自己之前在前往交易行的路上看到的场景,凯洛特吸了口雪茄,烟雾中的眼神带着寒光。

“罪恶颅骨?听说是禁忌道具,对吧?传说中制作这种颅骨可是得用人命去堆的......”

“对,最低级的罪恶颅骨也要20人的生命作为材料,制作完成后经过特殊的能量灌注,罪恶颅骨可以在短时间内沟通地狱,获取来自地狱的腐蚀黑雾,奥古斯特破坏法阵用的就是这种东西......差不多了,法阵的侵蚀已经开始,糟糕,出事了,奥古斯特布置的法阵是错误的,这是献祭法阵,他要直接释放恶魔,这么做......我们被他当做祭品了!快阻止他!”

马丁摩挲着手中的术杖,看着场内恶魔雕像下因为受到外界能量刺激而显化的封印阵,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沉声说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

“根据我的经验,奥古斯特摆出的法阵中有献祭的能力在其中,按照这种进度,他估计准备直接将恶魔放出来,之前我还在想他拿什么去跟恶魔签订契约,现在看来,我们这些其它恶魔的契约者,不就是最好的祭品吗?拜德!”

马丁与芭莎一唱一和,站在他们俩中间的莱科林一时间有些茫然,他意识到情况出现了变化,但却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混乱,让他选择静观其变,而马丁最后喊的拜德,这时候开始了他的行动,作为守护奥古斯特的人,他自然是站在他的身边,在接收到命令的下一秒,宽大的黑袍袖子中落下两柄短刀,直插向身前的奥古斯特。

拜德可是奥古斯特从黑棋带出来的手下,哪怕是在整个黑棋组织里挑,他都是被奥古斯特视为心腹的存在!

来自背后的攻击总是最令人难以防备的,刀刃插入脊背,鲜血喷洒在拜德的胸前!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种!我要杀了你!”

作为地下势力的成员,信任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稀缺的,奥古斯特与拜德之间的关系也是经过多年相处后才积累下来,被对方背叛,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停止结印,发动能力,拜德身后的阴影中立刻冲出数根尖刺,径直穿透他的胸腹,拜德没有做出任何躲避,以命换命!

身体的震动使得拜德披在头上的兜帽落下,露出下面连一丝痛苦神情都没有的脸颊,仿佛透胸而出的阴影尖刺根本就不存在,手中的双刀仍在前进,身上的恶魔刻印骤然亮起。

两柄短刀插出的伤口有多深?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但奥古斯特是粹灵,他的身体早已经过能量的淬炼,这样的伤口原本是要不了他命的,但此刻他的脸上却满是绝望,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拜德从恶魔那儿获得的力量是什么-----伤害加深!

拜德身上的恶魔刻印光芒还没有黯淡下去,奥古斯特身上的两道伤口便像是遭到某种力量的撕扯,扩大!加深!

鲜血喷溅的喷溅速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拜德......埃布尔·拜德!!原来是......这样!”

奥古斯特抓着拜德的双肩,身体内的气力慢慢消散,眼前陷入黑暗之前,他看到的是一双完全没有情感波动的双眼,蓦然转过头,看向附近的芭莎几人,他当然也知道他们的恶魔能力是什么!

失去精神力引导能量的灌注,罪恶颅骨在此时停止溢散黑雾。

“拜德与奥古斯特同归于尽,我们得接替他们的工作,马丁会黑巫术,让他继续操控法阵,快过去,不然这法阵在没有精神力引导的情况下会直接消失掉!任务失败,我们都不会好过!”

芭莎打破局面,当先冲向法阵,莱科林和凯洛特跟在身后,在局势混乱的情况下有人能够站出来指挥看似再好不过,至少可以暂时稳住局面。

“小心身后!”

马丁的吼声让往在前面跑的三人停下脚步,转身回头,身后除了马丁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从他们转身动作完成的这一刻开始,原本跑在最前面的芭莎不知不觉就成了最后方的那个!

恶魔刻印发动!

抬起双臂,两团带着模糊面庞的白色灵体从芭莎手掌中出现射向莱科林与凯洛特,成功命中!

“呵哈哈哈,这两个蠢货,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看着低垂着头的凯洛特与莱科林,芭莎捂嘴大笑,她获得的恶魔能力可是精神控制,对面的马丁脸上同样咧着嘴,快步赶到法阵边上,精神力涌出,维持法阵继续运转。

“谋划了这么久,结果总算是没有辜负我们,虽说为了干掉这个老头把拜德搭进去,让我们少了个未来可以打入黑棋内部的棋子,但控制这两人也不算亏,说来也是蠢,居然这么轻易的相信我们,本来还以为要打上一场,连侍卫都已经埋伏好了,待会儿把他们和地上的尸体用作祭品,让封印里的家伙把他的宝物交给我们......哈哈,真是想想都高兴。”

大获全胜,马丁操控着法阵不断削弱着封印,还不忘畅想一下美好的未来。

悉悉索索~

伴随着封印法阵在罪恶颅骨吐出的黑雾中的虚弱,洞窟内仍旧活着的人耳朵里回荡起意义不明的低语。

“伟大的狂沙恶魔啊,吾等再次恭候您的降临,这个世界在期待您的蹂躏!!”

在马丁的呼喊声中,位于法阵中心的雕像上似有黄沙坠落,面部灰色的瞳孔部位在颤动,眼皮左右翻开,现出内部的猩红眼眸。

“为我解封......赐予汝等无上之力!!”

封印到现在只是掀开一角,恶魔虽然苏醒,但能够活动的部位,目前也只有眼珠子而已。

“当然,我们此次来到神庙,为您解开封印就是最终的目的,您看,我们还准备了大量的祭品,只要您答应将您手中的物品赐予我们,其它的事情都好说。”

“没问题......这些东西,你们现在就可以拿去。”

恶魔答应的异常干脆,逃离这封印,迫不及待,付出些东西算什么......只要能拿回来。

“我想您误会了,我们要的是揭开封印的东西,作为您的宝物,这上面的封印束缚如果不解除,就算我们拿到手也不回有任何作用的,不是吗?”

从恶魔手里拿东西,向来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些异空间来的家伙愿意交换的,很多时候都只是他们那随时可以收回来的恶魔力量。

“人类,你们在跟我谈条件?”

“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确实如此,我们对于你能否逃离封印并不感兴趣,帮助你打开封印,只是为了解决这些东西上面的封印而已,我们知道的,恶魔封印,想要揭开只有两个方法,要么说服恶魔,要么......让你连离开这个世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并不是驱逐。无奈的是我们暂时做不到后面的那一步,所以只能选择前一种。”

芭莎不像马丁那样对恶魔怀有崇拜的情绪,她只是表述着自己的想法以及他们的目的。

“你想要圣器.....没问题,但谁能保证我把它们的封印解除后你们会继续帮我解开封印?”

“您手中有三件不是吗?先解封您的长剑作为诚意,我们继续为您解开封印,等封印彻底解除,你再着手消除剩下的封印,这样一来就算你解开封印后反悔,我们也能拥有一件宝物,而且刚脱离封印的你实力并不强,这个法阵也有一定的禁锢效力,在你反悔的情况下,我们会直接清理掉这里所有的灵魂,一点都不剩下......这里可是在沙漠中,附近没有灵魂提供的哦,有这一件宝物,我们也不算吃亏,而你失去灵魂的供给,实力又该怎么恢复呢?万一在离开沙漠的时候遇见强大的职业者......几十年前你无法被杀死,现在又如何!”

几十年的封印,消磨掉了太多的东西,就像之前的海魔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刚脱离封印就遇上了凯洛特这么个异类,谁能保证沙之恶魔不会遇上同样的事情?

“我答应你们的条件,拿好了!”

嗡~

恶魔话音才落,雕像手中握着的长剑便发出刺耳的嗡鸣声,自剑柄开始,一层层的沙砾逐渐剥落,剑柄尾端的倒三角形装饰首先显露,接下来是除了镶嵌着一颗蓝色宝石外没有任何装饰的剑柄,再往下是长直的黑色剑身,上面还带有些许交叉的剑纹。

等到剑尖位置的黄沙彻底剥落的瞬间,嗡鸣声再度加剧,雕像周围的地表被刮出出道道浅痕!

“就是它!得手了!”

马丁伸手对着长剑虚握,精神力涌出,长剑颤抖着飞入他的手中,嗡鸣声仍旧没有停止......剑柄中心的宝石此时泛起猩红漩涡。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这是在共鸣!附近还有血脉遗宝!快找,快去找,哈哈......我们走大运了!”

马丁有些奇怪的盯着长剑柄上的宝石,想到组织内一些人给他们讲述时的内容,脸上浮现出狂喜的神色。

“你的意思是附近还有一件血脉遗宝?可是情报里说这个教派只有一件啊,为什么会多出来......马丁!!”

话说到一半,后脑勺被顶上冰凉的金属器件,死亡的威胁让她浑身僵硬。

“不好意思,另一件血脉遗宝,在我身上,走大运啊......这句话没说错,我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种地方找到另一件血脉遗宝,本来还想再藏着观望,现在嘛......把你手上的长剑给我,不然,别怪我辣手摧花。”

十几米内的移形换影,不知道这个技巧的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防备,血脉遗宝,他势在必得!

“想要它,你可以自己来拿!芭莎,为了组织,你就牺牲一下吧!东西已经到手,还知道了另一件的下落,组织上一定会找到他为你报仇!”

呵,马丁可是连表演自己不舍的心思都没有,芭莎被擒,他连剩下的东西都选择放弃,直接逃往遗迹出口。

“是个干大事的人,或许,他想的可能是我为了追他而放弃你,等你逃脱之后他再返回,二对一,杀死我,拿走我身上的血脉遗宝,不错的计策,可惜,我也不是一个人啊。”

往石梯前进的马丁注意力全在凯洛特的身上,他确实打着凯洛特放过芭莎的主意,甚至不需要放过,只要他的枪口偏开一点,芭莎就有办法逃脱,然而,在考虑同伴能否脱困之前,他逃跑的路线前方,战斗状态下的汐流正呲着牙等他呢!

Ps:最近一段时间在广州过年,这里的温度不得不说实在是舒服,坐在阳台上吹着风,在老家可是现在这时候估计鼻涕都得冻出来......

预告:等到沙漠剧情结束,凯洛特将要带着青树正式走上帝国舞台来,不能总是一个人打闹~

未来可能会有不少生活日常的细述,算是我的私心,想要多锻炼各方面的描述,也是想尽自己所能给大家描绘出一个瑰丽的世界。

最后,希望大家多订阅吧,这剧情越写越多,总感觉还要写好久呢~

(有时候想要加更,也确实攒了几章存稿,但为了防备临时有事之类的还是先存下,等过完年稳定下来了再说......期待吧,朋友们。)

长春中医看牛皮癣医院
佛山市禅城区张槎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权威癫痫病
广州最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