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我本反派 第十九章 他是我的

2019-11-08 05:5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本反派 第十九章 他是我的

“呼。”

一口郁气吐出,苏刑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一份放松。

宽松的内衣,不加收拾的长发,下巴处,原本青色的胡须也黑了少许。

此时的苏刑虽然不老,但是看起来沧桑很多,身上还有一些怪味。

没办法,被暗算的那一掌实在要命,再高一点,就是心脏。

即使那个中年人的实力不如苏刑,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地王臻境的修为。

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挨了那么一掌,又强拖着伤势逃回来,苏刑能撑住,也算是不容易。

也还好在出门前,苏刑将《神鹏龙决》化作了自己的武道,无论是魂海还是丹府,都有极强的提升。

真元虽然没怎么增强,可是威力提升了不少层次,加上魂念强横,内视效果明显,足以将对方的真元逼出体内。

当然了,也多亏苏定城送给他的玉神露,强大的药石之力补充,填补了气血的不足、真元的溃散,也让真元的运转更加的流畅。

坚持了十几天,一身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了,苏刑终于是不用待在房内,不动如山。

其实费通钱安排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苏刑统统都知晓,只不过他的心性可不是寻常的十七岁的少年,活了三世,有足够的耐心。

守在房间里,外面再嘈杂,都和他没关系,苏刑都能够静得下心来。

到后面,反倒更加坚定了苏刑的坐守的信念。

对方既然始终都没有进来,那就是说明对方还不能确定自己所在,自己反倒是安全的。

不管外面打的多热闹,火烧的多么旺,自己自是岿然不动,这样主动权就稳稳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和清慕一样,苏刑也喜欢掌握事情的主动,也终于让他熬过了这一关。

现在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时间也耽误不少了,苏刑终于是可以洗漱一下,出去走一走,离开这个倒霉的野马镇,继续前往冰海深涧,“小二,小二。”

“卢甘怎么样?找到苏刑的下落了吗?”

狮虎堂内,一个身材魁梧厚实、满脸横肉的男子看着之前袭击苏刑的中年人,连声询问。

“我已经确认过了,云来客店内的,就是苏刑。”

卢甘无比确定的说着,“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他的脑袋拧下来,看他藤龙手厉害,还是我的刀快,苏刑!”

望着自己空荡荡的左手,厉然的声音,低沉、充满了怨恨。

虽然他在逃脱的时候重伤了苏刑,可是他左手却是彻底废了。

苏刑霸道的真元不但将他的左手拧断,更是顺着左臂一直侵入到他身体其他地方。

为了保命,他不得不将整个手臂都砍掉,可即使这样,他到现在依旧感觉到左半身真元运行不畅,怕已经影响到他日后的修行了。

一想到这些,卢甘就恨不得立刻将苏刑斩杀,一泄心头的恨意,“我已经通知了高老,我们现在就出发,别让那小子再跑了要紧。”

“那是自然。”

满脸横肉的男子理所应当的点头,又扫了卢甘一眼,带着一份嘲讽的口吻,“若不是你自己擅自做主,想要立头功,上一次也不会让他逃了,你也不会废了一只手。

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否者的话,再出了什么意外,我会让你剩下的一只手也没了,听明白了吗。”

不善的语气,带着训斥,听的卢甘心中又气又怒,不过却没有任何办法,只是阴沉的脸,极为不甘的点头,“我自然知道。”

虽然方达的实力比他强,但是自己是高老眼前的人,他只不过是在外的莽夫,平时他怎么敢这样训斥自己。

都怪那个该死的苏刑,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在高老面前失宠,被打发到这个鬼地方来。

一想到这里,卢甘心中更恨,催促道:“我们该出发了吧。”

“嗯。”

方达虽然对卢甘的催促感到不爽,不过他还分得出轻重,知道自己耽误了这件事,没有好果子吃。

一个大跨步,直接将卢甘抛下,召集自己的人手出发了。

满脸怨恨的卢甘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向着云来客栈杀去。

“舒服。”

美美的泡了一个热水澡,苏刑发出了一声呻吟,相当的享受。

也是,不管多么邋遢的人,在一个房间里十几天没洗澡,那种感觉,不会好受,再泡一下,两相一对比,感觉更明显了。

苏刑这个不喜欢拖延的人,也在水里泡了快一个时辰,直到水彻底凉掉了,才舍得出来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了房间。

“公子这一身可真帅,走到街上,那些大媳妇、小姑娘估计都舍不得回家了,呵呵。”

在过道内的店小二见到苏刑出来,眼前一亮,连声赞叹。

这还真不是这个店小二拍马屁,确实收拾的干干净净、一身白衣的苏刑俊俏过人。

柔和的五官轮廓,唇红齿白,高挺的鼻梁,兼之深邃的星眸,自带一种清澈的流光,让人不敢直视。

颀长的身形,加之本就高冷的白衣,天生的搭配,再加上今天刻意的收拾,让苏刑一出场,就吸引了店内不少人的目光。

不过这些目光在赞叹、嫉妒之余,也多了一些好奇,不知道苏刑从哪里冒出来。

也是,苏刑刚刚一住店,就被人偷袭受了伤,后面是足不出门,客店内人来人往,这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苏刑的存在。

不过一些人不知道苏刑的存在,却认得出他来,“是他?!”

一个又惊又喜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不少人眼前一亮,“是那个人,对,就是他。”“一百两黄金,一百两黄金归我了,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让我找到了,太好了!”…

狂喜的笑声突兀的响起,一个连着一个,都是武道者。

苏刑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盯着自己眼前泛光,那种感觉,想想都酸爽。

而处在泛光的目光中心,苏刑只觉得不寒而栗,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见到一群大汉像是看猎物一样,向着自己逼来,人生次,苏刑有逃跑的冲动,“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谁敢跟我抢!”

粗暴的声音,一个精壮的汉子鼓动真元,震开众人,直扑苏刑,“走,跟我回家!”

安徽治疗阳痿费用
贵阳癫痫病医院在哪
天津医科大学口腔医院
遂宁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