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联合合格跨越半个地球美籍华人寻求中医治眼

2020-07-10 05:1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跨越半个地球 美籍华人寻求中医治眼

如果说“寻根”的理由有一万种,我相信对所有的游子而言,其不谋而合的共同点定当是内心牵挂的情愫!当浮躁的身心已厌倦到无处安放的时候,唯有“寻根”才能去解铃一切夙愿。

对此,我可谓感同身受。确切来说,从当初出国到洛杉矶,再到成为“美籍华人”以后。了无牵挂的我真的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会以任何的理由再次回国。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签证回到成都。

站在高楼眺望这座城市,往事历历在目!我并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在我小时候,父亲是一名军人,因为工作需要搬家到成都。从小受到军人坚定意志的影响,所以我自己的确是一个非常的要强的人,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我一贯如此。1977年,我是全国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批高考生。成为一名军人是我一直的梦想,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怀着满腔热血,要报名参军。天不遂人意,初选时我就直接被刷了下来,原因是近视,视力不合格。

我并不服输,更不甘平凡,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到了国家单位。为了追求完美,95年我在成都的大医院,预约了最好的外国医生做了PRK手术,当时近视已经拖到800多度。2001年,我便去到了美国,后来在洛杉矶按揭买房落户。

4年后母亲离世,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连续痛哭了三天三夜后突发青光眼。办完母亲后事以后,开始接受治疗,但始终没有效果。后来又出现了白内障,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又做了人工晶体手术。没想到的是,引发了更多并发症,伴随青光眼以及眼底血栓。美国的医生已经没有办法治疗了,在和国内姐姐通以后,才想要回国试试中医治疗。

去年9月20日,匆忙之中我办了两个月的签证回到成都。直接到某中医医院先后住院40天花费一万多治疗,但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医生也表示没有办法改善了,说只能保持现状不继续恶化。因为签证也即将到期,只能带着遗憾在11月份回美国。我开始质疑是否还需要继续治疗?突然,我发现明明选择的是中医治疗,为什么住院期间却总在打针、输液,使用西医的方法治疗呢?如梦初醒,我必须再次回国,寻求纯中医的方法来治疗,这是我最后的希望。这一次,我申请了一年的签证时间,决心专程回国求医。

今年2月份我再次回国,不知道是否是天意的安排,我寻求中医之路异常的坎坷。到处打听好的中医眼科医生,结果却是处处碰壁... ...一个周六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出门,在路上的时候突然肚子剧烈疼痛。于是找到一个小区借厕所,出来时碰见一位在厕所做保洁的阿婆。阿婆估计年有70,双手和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看起来很瘦弱。但是,我唯一觉得好奇的是,这厕所的灯也不太亮,连我按年上涨17%自己都看的不清楚。阿婆却在打扫时显得很是麻利。我禁不住和这位阿婆搭起讪来,当聊到我眼睛时候,阿婆满是激动的说自己的眼睛以前突然看不到了。她儿子带着她到二仙桥那边一个中医眼科医院看病,是二搂的陈院长用中医给治好的。听到这个德克士还建立了神秘访客系统消息我很是激动,恳请她仔细回忆这家医院的名称和详细地址,但她说她每次去看病都是儿子用电瓶车搭过去的,确实记不清楚了他表示:“阿内尔卡是个伟大的球星,只知道里面有位陈院长,并不知道详细信息。

我仿佛看到一线希望,来不及多想。马上转辗许多趟公交到了二仙桥。围着小街小巷到处转悠打听,但始终没有找到阿婆描述的那家医院,我顿时身心陷入了疲倦... ...实在走不动了,我便找到第三届中国西藏摄影艺术展由西藏自治区文化艺术界联合会、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文化处等联合主办一个三轮车,给师傅描述了后,让师傅载着我到处打听,但是仍然无果。师傅人很好,还主动打给自己二仙桥附近开超市的亲戚询问,听说建设北路三段有一家中医眼科的医院。于是抱着再试试的心态过去问问,在下车时的确看到二楼有个华蜀眼科的牌子。我来不及犹豫,直接冲上了二楼,询问护士,终于得到了肯定有位陈来华院长。一听完我激动的眼泪都快要涌出来,我立刻挂了陈院长的号。

在等待时,我细心的打量起这家华蜀眼科医院,外表装修的确很富有传统中医古色古香的气息。在内部,有着现代医院的感觉,但又一直有浓郁的中药味。要说起来,更像是一家中西结合的医院。我突然想会不会又是使用西医的方法治疗?我便问起了其他的患者,但是答案都说陈来华院长这里不用西药,都是中医的方式来治疗,而且效果很好。

终于轮到我的号,我有些紧张的走进了陈来华院长的诊断室。映入眼帘的是满墙的锦旗,而陈来华院长则是着装朴素且富有传统中医的气质。他并不是一张冰冷的扑克脸,而是满脸挂着微笑,让人感觉很和蔼放松不少。在初步的把脉问诊后,他并没有马上开出检查和治疗单,而是询问我是否愿意接受检查治疗。这一点着实让我惊叹,怎么还会有如此在意病人感受的医生?我肯定是要检查治疗的,历经千里迢迢的坎坷,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做完检查后的结果是青光眼与视神经萎缩,陈院长坦然,我的病情确实不好治疗,但是在控制恶化的基础上再来改善,还是可以做到的,有很大的几率。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激动,我把自己整个人生的经历都全部吐露给了陈来华院长,没想到他反而没有一丝丝不耐烦,还很在乎我说的每句话。并开导我,让我放松心态,不要太压抑。这确实让我觉得很是踏实,现在这样有耐心和细心的医生不多。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我更是愿意相信自己能在他的治疗下好起来。

和其他慢性眼疾朋友一样,我接受了陈院长的‘陈氏中医眼科三联疗法’进行治疗。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这段时间的治疗,虽然视力只提高了0.1,但我已经很满意了。像我这样严重的眼病能保住现有视力、晚几年失明都谢天谢地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提高0.1,是之前的治疗过程中没有的事,我决定就在这里坚持治疗,哪儿也不去了。

在治疗室做中药熏蒸时,我闭上眼不仅想到:人就是这样,当我们在享受安逸舒适的生活时,从来不会顾及透支了自己多少的精力与生命。总是要在疲惫不堪的时候,才能想起自己最终想要的归宿,而又乐此不疲的想寻找最初的那份平淡。这一生我们都在“寻根”的路上... ...

孩子肠绞痛贴脐贴管用吗
幼儿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
小孩健脾的方法
宝宝积食可以贴丁桂儿脐贴吗
分享到: